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lebo视讯 > 地空导弹部队 >

空军地空导弹部队初建时期的防空作战

归档日期:07-25       文本归类:地空导弹部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地空导弹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出现的一种新式武器装备,是世界上最有效的防空兵器之一。20世纪50年代初期,只有美国、苏联、英国等几个发达国家才装备了地空导弹。但从发展趋势上看,地空导弹部队在现代防空力量体系构成中,必将成为一支不可或缺的支柱性力量。为此,1956年3月,中共中央果断作出重大决策,发展包括地空导弹在内的导弹、火箭事业。

  1957年10月15日,、陈赓、等率领中国政府工业代表团在莫斯科与苏联签订了关于苏联在火箭、航空等技术方面援助中国的协定(全称是《关于生产新式武器和军事技术装备以及在中国建立综合性原子能工业的协定》,简称《国防新技术协定》)。根据《国防新技术协定》,苏联将援助中国盖德莱式地空导弹。当时,北约组织极为关注这种尖端武器,称之为“萨姆-2”。为了帮助中国军队尽快掌握操作方法,苏方还答应派出一个建制营的官兵来培训中国空军的一个营。

  随后,中国空军开始着手组建第一支地空导弹部队——地空导弹第一营。整个组建工作由空军副司令员成钧负责,探照灯兵指挥部主任张伯华具体筹划。第一批地空导弹兵在人员选拔上非常严格,选人的范围是全空军高炮、探照灯、航空兵机务和场站部队,要求极高:思想要好,社会关系要好,文化程度要高,专业技术要高。所有营级主官都是从空军各兵种部队中挑选出来的军政素质较高的团一级的领导干部,其他职务的干部也都是“高职低配”。

  1958年7月,副主席彭德怀在扩大会议上提出:防空部队除继续加强高射炮、雷达部队外,还应该建立一定数量的地空导弹部队。9月,组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5航空学校,负责培养全军所需的导弹技术干部,归空军建制。10月,中国从苏联进口五套萨姆-2地空导弹,为在空军组建第一批地空导弹部队作好了武器装备准备。

  10月6日,空军地空导弹第一营(成立时的番号为空军高级防空学校技术系教导营)在北京市清河镇空军高级防空学校礼堂正式组建。由于对外实行严格保密,成立典礼是在极其秘密的情况下举行的。全营官兵270余人参加了成立大会,刘亚楼、成钧、周彪等空军领导同志出席。会上,空军司令员刘亚楼郑重宣布地空导弹部队成立,并就空军的防空力量正在走向完备、导弹部队官兵所肩负的责任、虚心向苏联“老大哥”学习和严格保密等问题,发表重要讲话。随后,大会宣布了第一营的领导班子:北京军区探照灯兵指挥处主任张建华任营长,高射炮兵学校干部部部长张思聪任政委,邵殿奇、赵登龙任副营长,崔永维任参谋长……

  地空导弹第一营的成立,标志着中国空军正式拥有了自己的地空导弹部队,也意味着中国的防空力量装备已经进入世界先进行列——当时世界上拥有地空导弹的国家仅有四个,中国便是其中之一。

  11月19日,一营营长张建华等21名官兵赶赴满洲里,接装通过国际专列从苏联运来的萨姆-2导弹。23日晚,装载在两列专列上的装备运抵满洲里。随后,张建华等陪同苏军导弹营营长斯略茨金、副营长兼总工程师库兹明及其带领的专家营70多人,将这批装备分批押运到北京长辛店。为了绝对保密,连卸车都被安排在晚上进行。

  随后,继续组建地空导弹部队的步伐进一步加快。11月30日,空军通知北京军区空军、南京军区空军各成立一个地空导弹营。两支部队很快就在北京大兴和江苏徐州分别完成了地空导弹第二营和第三营的组建工作,二营营长岳振华、政委许甫,三营营长杜先照、政委尼特。

  空军在很短的时间内组建了三个地空导弹营,从而使地空导弹部队初具规模。中国的防空力量将发生重大变化。

  在苏联专家的帮助下,地空导弹第一营全体官兵仅用三个多月的时间就顺利通过了严格的考核,而且在专业理论和实际操作方面都获得了优秀成绩。这让一向认为中国军人文化程度低、难以在短时间内掌握这种高新武器的苏联专家深感惊讶。

  按照中苏协议规定,苏联只负责一个营的培训工作。后与苏联专家协商,二、三营的连以上干部是以旁听身份参加学习和训练的。另外,机关、院校和基地部分人员也参加了听课。第一期参训的共有646人,这批人后来成为地空导弹部队的骨干力量。

  1959年4月19日,在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卫县东北40公里的荒滩上,一营首次进行实弹射击。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三发导弹呼啸升空,一举命中目标。这是中国第一次发射地空导弹,标志着中国人已经完全掌握这一先进装备的使用技术。事后,苏联专家感慨地说:“这套装备在我们苏军,一个大学生军官没有一年半载也无法掌握,可你们三个月就全学会了,这真是个奇迹!这样我们就可以放心地交差了。”打靶成功后,苏联专家奉命全部撤回。

  这时,总参谋部命令,新组建的地空导弹部队火速完成改装,参加国庆十周年的战备值班工作。随后,经过三个月的突击训练,地空导弹第二营和第三营也都顺利完成了改装。但是经过计算,仅凭三个营的火力还不足以覆盖北京市。因此,已任空军第三训练基地主任的张伯华向空军副司令员成钧建议,再临时增配两个营,即用五个营组成北京防空火力网,以确保国庆十周年典礼的安全。这一建议得到采纳,空军又组建了地空导弹第四营和第五营,并在最短时间内完成了装备改装训练。

  随后,五个营、共30个导弹发射架被分别部署在北京的正南、东南、西南、西北和东北五个方向,从而形成了以为中心、半径130公里、高度3000米以上的防空环网。此时,正在做美梦的蒋介石,以及试图破坏新中国成立十周年庆典的空军怎么也不会想到,在北京的上空,已经为来犯之敌布下了天罗地网!

  空军进入大陆实施战略侦察,最初使用的是RB-57A侦察机。这种飞机最大时速约1000公里,飞行高度1.5万米左右,其性能尚在我军装备的歼击机的打击范围之内。1958年2月18日,一架进入山东半岛地区的空军RB-57A侦察机被我海军航空兵击落。此后,空军不再使用这种飞机进入大陆活动,而是改用美国交付的改型后的RB-57D侦察机。改型后的RB-57D飞机性能有很大提高,主要是飞行高度增至1.8万米至2万米。而我空军装备的米格-19歼击机的实用升限只有1.75万米,难以对其实施有效攻击。这样,空军便有恃无恐,频繁进入大陆进行大范围侦察活动。从1956年1月至3月,该型飞机进入大陆十架次,活动范围遍及福建、浙江、江苏、上海、江西、广东等13省市。我空军虽起飞多批多架次歼-5、米格-19歼击机进行拦截,其中有106架次的飞行员已经发现目标,但终因飞行高度不够而无法展开攻击。如何打击空军高空侦察机,无疑是这一阶段解放军空军面临的严峻课题。

  如前所述,1959年4月底,空军基本完成第一批地空导弹部队的组建。这些部队经过突击训练,很快就掌握了指挥、操作和装备维修技术。于是,空军调整部署,在继续研究如何用飞机拦截的同时,把首都防空的重任交给了新组建的地空导弹部队。9月上旬,各地空导弹营进入阵地;9月21日起,正式担任作战值班;作战指挥则由北京军区空军负责。

  195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十周年庆典如期举行。44万平方米的广场上彩旗飞扬,刚刚建好的人民大会堂和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巍然耸立在东西两侧,11万群众早已排列整齐,人们都在期待着庆典隆重举行的那一刻。上午10时,典礼在轰鸣的礼炮声和庄严的国歌中拉开序幕。中共中央主席、主席,国家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苏共中央总书记赫鲁晓夫和60个、工人党代表团团长,总计87个国家的贵宾登上城楼,一起观看了盛大的阅兵仪式。随后,70万群众依次游行通过广场。欢庆的气氛把盛况空前的庆典不断推向高潮……

  此刻,在距仅几十公里的导弹阵地上,官兵们绷紧了每一根神经。然而,从10月1日至6日,北京地区的天空格外宁静。尽管在此期间空军也派出了飞机,但只在其他地区晃了几圈,没有进入北京上空。是因为这几天北京地区气象条件不佳,的侦察机不敢贸然进犯?还是他们另有图谋?

  10月5日,国庆期间加强战备解除,部队转入常规警戒,各营除留下一个作战班子继续担任常规战备值班外,其他干部战士全部放假,以便缓解一下近几个月来一直紧绷的神经。

  尽管保证了国庆十周年典礼的安全,但在阵地上值班的官兵并没有放松警惕。因为就在四个月前,空军的RB-57D飞机曾两次大摇大摆地飞入北京上空,却未受到应有的惩罚。虽然我国政府对美国政府和台湾当局多次派高空侦察机侵犯大陆领空提出了严重警告,但官兵们心里清楚,最有力的警告就是——把它揍下来!何况现在我们已有新的利剑在手,正蓄势待发。恐怕台湾当局连做梦也想不到,仅仅几个月的时间,大陆的空防力量就会发生根本性逆转。

  1959年10月7日,空军上尉飞行员王英钦驾驶一架RB-57D飞机,以1.8万米的飞行高度,于10时08分从浙江温岭上空进入大陆,飞至南京上空时又上升高度至1.92万米,越过沿途我空军歼击机的层层拦截。他见所有的拦截飞机都达不到攻击他的飞行高度,便得意地沿着津浦路上空大摇大摆地继续北进。

  11时22分,当RB-57D飞机距离北京东南480公里时,部署在北京地区的地空导弹营立即进入一等战斗准备。11时50分,地空导弹第二营在距离阵地135公里处打开制导雷达天线公里位置捕捉到目标。这时,北京军区空军指挥所向该营下达命令:“坚决消灭敌机!”当敌机距二营阵地100公里时,该营已完成导弹接电准备;距离70公里时,接通发射架同步,转入自动跟踪。二营营长岳振华随即果断下令:“三点法,导弹三发,间隔六秒,28公里消灭目标!发射!”12时04分,三枚导弹喷射出三道火焰腾空而起,直向目标飞去,瞬间就将RB-57D飞机击落。飞行员王英钦还没搞清怎么回事,就当场毙命。

  事后查明,被击落的这架RB-57D飞机,是1957年7月在美国出厂、1958年交付空军使用的,编制在空军第5联队第6大队第4中队,驻台湾桃园机场,先后侵扰大陆内地15次,截至被击落时,已飞行836小时。

  为保密起见,对这次战斗未作详细宣传,只是在10月9日,通过新华社发布了一条消息:“美制蒋空军RB-57D高空侦察机一架,于7日窜扰我华北地区上空,被我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部队击落。”

  这一消息的发布令世界瞩目,特别是让美国和台湾当局大为震驚。当时,驻北京的外国记者纷纷猜测中国以何种手段击落美制空军高空侦察机,但中国军方和新闻机构始终保持缄默,未泄真情。这让西方敌对势力对中国军力更增加了几分疑惧。尽管此次战斗引起世界各国政要和军事专家的广泛关注,尽管他们对中国的军力有种种不解,但他们不得不承认,这个一直被认为占据绝对高度优势的飞机,已经确确实实地被中国空军击落了。

  这次看似普通的战斗改写了世界防空作战的历史。因为自1941年纳粹德国开始研制地空导弹起,18年来,尽管美、苏等国在德国基础上先后研制出更具威力的地空导弹武器(如美国的波马克-A、奈基-1,苏联的萨姆-1、萨姆-2,英国的警犬-1、雷鸟-1等),并很快装备了部队,但他们并没有取得实际战果。中国空军的这一战,则在世界防空作战史上,首次开创了用地空导弹击落高空飞机的先河,不仅当之无愧地载入史册,而且预示着地空导弹担当防空作战主角时代的到来。

  此战过后,朱德、、李富春、、、、罗瑞卿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亲临地空导弹第二营阵地视察,并向全体指战员致以亲切慰问。国防部通令嘉奖,为全营记二等功,营长岳振华等人受到晋升军衔的奖励。

  自从RB-57D飞机被我空军部队击落之后,空军一度不敢轻易来犯。不过,1960年7月,他们从美国接收了两架U-2高空侦察机(绰号“蛟龙夫人”)。这是美国在1955年研制成功的一种最先进的高空侦察机,主要特点是重量轻、滑翔性能好,飞行高度可达22870米,最大航程7000公里,续航时间8.5小时至9小时。它装有先进的电子侦察设备和巨型航空摄影机,可摄取宽约150公里、长约3500公里地幅的地面目标。1957年起,U-2飞机成为针对社会主义国家最重要的“空中间谍”之一。除了冷战对峙的需要外,在台湾部署U-2飞机,还是美国亚洲战略布局的重要组成部分。

  台湾当局接收两架U-2飞机后,立即组建“第35气象侦察中队”,并挑选出若干飞行技术好、飞行时间在2000小时以上,同时具有空中侦察经验的飞行员。该中队隶属于空军总部情报署,实际上也是美国情报机构控制的一个战略侦察中队。U-2飞机执行飞行计划,是由美国人直接下达侦察任务,指定侦察目标、航线和飞行高度的。飞机返回后,美国人直接将情报取走。实际上,空军只是出人驾驶飞机实施侦察,当然,也能分享侦察得来的部分情报。

  经过一年多的改装训练和准备,空军从1962年1月13日起又开始进入大陆实施侦察。这一年,正是台湾当局叫嚷甚嚣尘上的时候。到6月底,台湾空军先后出动U-2飞机11架次,活动范围除新疆、西藏和北京地区外,遍及全国各地。

  萨姆-2是半固定式导弹,主要用途是“要地防空”,它那庞大而复杂的装备非常难以机动。当时,仅有的几个导弹营都部署在北京地区,担负首都防空任务。自从RB-57D飞机被击落后,空军的侦察机再也不敢到北京地区活动,但除此之外,U-2飞机几乎可以满天飞。

  怎么办?与其守株待兔,不如退而结网。为此,经批准,空军决定使用保卫要地的几个地空导弹营,在U-2飞机活动的航路上实施机动伏击。用如此庞大的萨姆-2系统机动作战,无异于让大象跳舞,这实在是无奈之举。然而,我们的大象不仅能跳舞,而且还跳得非常出色。

  1962年6月底,地空导弹第二营首先转到湖南长沙设伏,但苦等了近两个月,未获战机。空军领导机关随即认线飞机每次进入大陆的航线,发现其中有两个明显特点:一是U-2飞机几次进入内地侦察都经过南昌,那里似乎是其航线的一个检查点;二是福建方向有我航空兵调动时,U-2飞机通常都要出动侦察。于是,空军决定将地空导弹第二营调到南昌设伏;与此同时,通过调整部队布防,来诱使U-2飞机上钩。9月7日,空军命令驻南京的一个轰炸机大队飞至南昌。8日,又从南京出动轰炸机一架,以1万米的高度直飞南昌以南空军某基地。一切都被故意“泄露”给了美、台方面。

  这一招果然奏效,海峡对岸又开始活动了。9月9日6时许,空军一架U-2飞机从桃园机场起飞;7时32分,从平潭岛上空进入大陆。这次,U-2飞机为了掩盖意图和规避打击,故意兜圈子,先以2万米的高度一路飞过福州,而后沿鹰厦线度,这才直飞南昌。

  7时15分,敌机距二营阵地256公里时,全营进入一等战斗准备。可是,狡猾的敌机偏离南昌向北飞去。岳振华气定神闲、沉着应对,随即下令:“关闭制导雷达,解除导弹接电准备,目标指示雷达继续跟踪。”

  当U-2飞机由九江掉头直飞南昌而来时,导弹再次接电准备。8时32分,随着岳振华一声令下,三枚导弹怒吼着直射目标。“轰,轰,轰”,连续三声巨响,3600块爆破碎片瞬间给“蛟龙夫人”来了一个死亡之吻。该机残骸坠落在南昌东南15公里罗家集附近,空军少校飞行员陈怀身中弹片,经抢救无效死亡。

  这一仗是地空导弹部队进行机动作战以来获得的第一个战果。9月15日,首都各界1万多人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盛大集会,庆祝击落U-2飞机。9月21日,、、周恩来、朱德、等领导人在中南海听取关于击落美蒋U-2飞机情况的汇报,这给空军部队以极大鼓励。地空导弹二营还荣立集体一等功。

  U-2飞机窜扰大陆遭到打击后,空军暂时停止了进入大陆的侦察活动。然而,通过前期侦察,它还是截获了萨姆-2地空导弹的工作频率,在美国的帮助下,很快在U-2飞机上加装电子预警系统,而后又恢复了对大陆的高空侦察。

  1963年3月至9月,空军U-2飞机先后三次深入甘肃鼎新、兰州和陕西西安等地实施侦察,但在临近我地空导弹防区时,却主动规避。尤其是9月25日,一架U-2飞机进入西安地区,设防的地空导弹部队先后七次打开制导天线飞机发现并改变方向规避打击。这说明U-2飞机的电子预警系统在起作用。因此,有效应对U-2飞机的預警系统,便成为再次将其击落的关键。

  针对近几次U-2飞机的活动规律,空军机关和部队经过反复研究,发现其预警系统截获制导雷达信号后,一般需要20秒的反应时间。于是,地空导弹部队很快研究出了“近快战法”。顾名思义,这一新战法主要强调“近”和“快”,即近距离打开天线公里以内),快速完成发射操作动作(打开天线个提前到打开天线个动作力争在几秒钟内完成)。这等于改写了萨姆-2的操作规程。然后,空军机关制定了《抗击U-2飞机新对策》,组织部队反复演练,并验证这一新战法的可行性。

  经过对1963年1月至9月间U-2飞机17次进入大陆情况的分析,空军决定重新机动部署地空导弹部队。与此同时,副主席指示:“将四个营统一部署,组成大面积有机结合的火网。”空军遂把四个地空导弹营从西安和北京地区快速机动到浙江、江西交界的衢州、江山、弋阳、上饶布防。10月29日,经过长途跋涉,四个营全部进入阵地,并由南京军区空军和第三训练基地组成集群指挥部,实施统一指挥,从而构成了从弋阳至衢州160公里的拦截面。

  随后,空军副司令员成钧亲临设伏地点,检查指导各营的战斗准备情况。11月1日,正在主持召开作战会议时,成钧接到指挥所报告:7时43分,空军一架U-2飞机从温州进入大陆,沿衢州地空导弹阵地外侧向西北方向飞去。成钧判断:“它又是到西北侦察,还得回来,咱们打回窜之敌。”接着,作战会议继续从容进行。

  11时15分,U-2飞机果然从甘肃鼎新按原航线返回。成钧随即下令:“散会。各营指挥员立刻赶回阵地,准备战斗!”参加会议的指挥员立即冲出会议室,岳振华跳上嘎斯-69汽车,对司机急喊:“快!快回营!最快速度!”

  14时11分U-2飞机过九江后,飞向二营阵地。集群指挥员张伯华下达命令:“二营负责消灭敌机。其他各营作好佯动和射击准备,制导雷达开天线公里以内!”为了隐蔽制导雷达频率,该营首先使用的是炮瞄雷达。但当敌机距阵地39公里时,炮瞄雷达突然丢失目标。紧急关头,营长岳振华当即命令改用目标指示雷达指示目标和测定射击诸元(与导弹发射、飞行有关的各项装定数据)。制导雷达直到距离35公里时才被打开,锁定目标后,岳振华果断下令:“发射!”三枚导弹旋即飞向目标。这一次,从打开天线到发射导弹仅用了八秒钟。14时18分,随着空中几声爆炸巨响,U-2飞机瞬间空中解体。空军少校飞行员叶常棣跳伞被俘。

  叶常棣,这位先后两次被空军授予“克难英雄”称号的飞行员,曾九次驾机进入大陆侦察。为此,他两次受到蒋介石接见。U-2飞机改装后,叶常棣又两次成功飞入大陆,获得“飞虎英雄”奖章一枚。蒋经国也曾多次邀请他到家中做客赴宴。这次是他第三次驾驶U-2飞机深入大陆,没想到就在已经看到海岸线、暗自得意即将到家的时候,突然“轰”的一声被抛向空中。在短暂失去知觉后,他拉开降落伞,这才捡回一条命。

  地空导弹部队改变战术再次成功击落U-2飞机,这一消息传到北京后,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彭真代表中共中央向作战部队表示祝贺。元帅则指示道:“这次作战,做到了战术和技术的密切结合,要好好总结经验。”为了表彰作战有功部队和有功人员,国防部于当年12月26日授予岳振华“空军战斗英雄”荣誉称号,次年6月6日又授予地空导弹第二营“英雄营”荣誉称号。

  1964年7月7日,地空导弹第二营在福建漳州地区设伏,再次用“快近战法”击落第三架来犯的U-2飞机。驾驶这架飞机的是空军号称“头号王牌”的少校飞行员李南屏,他曾12次驾驶U-2飞机侦察大陆并安然逃脱,为此,蒋介石曾四次召见这位“克难英雄”“飞虎英雄”。而这一次,他和他的“蛟龙夫人”一同走上了不归路。

  地空导弹第二营四战四捷,战功卓著。主席在空军战斗报告上批示:“很好,向同志们祝贺!”他问周恩来总理:“这个部队在哪里?我要见见他们。”7月23日,、周恩来、朱德、彭真、等领导人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亲切接见了二营全体指战员。

  侦察活动连续遭到打击后,在美国的帮助下,空军先后在U-2飞机上加装了回答式电子干扰系统,同时还增添了红外线照相设备,开始夜间出动。这期间的战斗,双方主要围绕预警与反预警、干扰与反干扰展开,实质上是中、美之间在一个看不见的战场上秘密进行的电子战。

  1964年10月16日,中国第一颗在西部地区爆炸成功。美国和台湾当局急于获取情报,便不断增加进入西北地区侦察的次数,两个月内竟出动U-2飞机11架次。由于U-2飞机加装了新的电子干扰系统,所以几次在通过布防的火网区域时都得以逃脱。

  实际上,在1963年的三次战斗中(时间分别是3月28日、6月6日和9月25日),编成火网的四个导弹营接连失去战机,这已经说明U-2飞机加装了新的电子预警装置。为此,空军机关一方面组织人员研究反制措施,另一方面坚决贯彻“近快战法”破敌,这才取得了前文所说的11月1日在江西上饶再次击落U-2飞机的战果。尤其是在飞机残骸中发现了美国人新加装的电子预警系统,很快破解了其中奥秘,并研制出“反电子预警1号”。

  1964年几次作战的失利则说明,U-2飞机很可能又装了更新的预警装置。特别是在当年11月26日,由于U-2飞机施放新的电子干扰,设伏在兰州地区的地空导弹二营发射三枚导弹,竟然均未命中目标。为此,罗瑞卿总参谋长指示:“要鼓气,不要泄气,不要气馁。认真找出没有打好的原因,接受教训。”空军副司令员成钧当天就赶到现场,同参战部队指挥员一起总结经验教训。经过研究,决定在制导雷达上加装新研制的反干扰设备,后被称为“反电子预警2号”。这一反电子干扰系统由第四机械工业部部长王诤拍板试制,原定三个月交货,但科研人员和工人师傅听说是打U-2飞机需要,合力攻坚,仅用56天就试制成功。

  1965年1月10日,空军又出动一架U-2飞机,于19时56分从山东海阳进入大陆,并以2万米高度飞向包头。隐蔽在包头市东南地区的地空导弹一营抓住战机,在营长汪林指挥下,正确使用“近快战法”,连续发射三枚加装了反干扰设备的导弹,U-2飞机上的预警装置和干扰系统尚未来得及作出反应,就被击落,空军少校飞行员张立义跳伞被俘。这是空军地空导弹部队第一次在夜间击落敌机,也是中国空军在与美蒋的电子对抗战中取得的第一个战果,地空导弹一营因此荣立集体一等功。

  1966年3月,我国自行研制生产的红旗-2地空导弹开始装备部队。这标志着中国真正拥有了自己的地空导弹技术。实际上,自行研发地空导弹是中国在复杂国际背景下不得已而为之的选择。早在1960年7月16日,苏联政府单方面撕毁同中国签订的600个专家合同和科技合同,并决定在9月1日前撤走全部在华苏联专家。这样一来,中苏《国防新技术协定》就成了一纸空文。苏方还终止了原计划援助中国的另外五套萨姆-2导弹,并不再供给零部件。这时,中国还没有来得及将萨姆-2仿制出来,新组建的五个地空导弹营由于没有装备而不得不解散。

  这就意味着,我们只能用1958年从苏联引进的五套萨姆-2导弹来担负960万平方公里国土和领空的防空任务。中国别无选择,只有走独立自主之路。后来,我们不仅成功研制了导弹、火箭等尖端武器,而且成功爆炸了、氢弹等核武器,发射了人造地球卫星,主席风趣地说:“应该给赫鲁晓夫发一个一吨重的大勋章。”

  红旗-2导弹装备部队后,大大提高了空军的防空战斗力,地空导弹部队也由此进入快速发展时期。1967年9月8日上午,地空导弹第14营在浙江嘉兴地区设伏,首次采用红旗-2导弹,继续运用“近快战法”,并进行反干扰,击落一架U-2飞机。这是国产地空导弹首次擊落敌机,也是空军地空导弹部队最后一次击落U-2飞机。

  从1959年9月至1967年9月,空军的RB-57D、U-2高空侦察机共进入大陆侦察129架次,被击落6架。其中U-2飞机进入大陆110架次,被击落5架,生俘飞行员2名。在世界范围内,中国取得了击落U-2飞机最多的辉煌战果。从1968年起,空军被迫停止派U-2飞机进入大陆纵深活动。

  至此,空军地空导弹部队在诞生后的十多年时间里,除了担负首都要地防空任务外,先后派出18个地空导弹营,六进西北、五下江南,机动作战的足迹遍及全国20个省、市、自治区,行程约24万公里,取得了辉煌的战果。其间,空军地空导弹部队还击落了三架美国无人高空侦察机。在机动作战的岁月里,这支年轻的部队经受住了各种困难、挫折的磨砺和考验,在战斗中成长壮大,逐步发展成中国防空作战的重要力量之一。

  亲爱的观友们大家好~上周四我们更新了观察者APP 安卓版 6.0 ,其中新增的重磅内容当属全新的观察员模块。为了使新开发的观察员模块能够满足全部的产品设计需求,我们导入了新的字体、定制了拥有即时聊天能力的聊吧、开发了单独的音频播放器(比如今早观察员“大参考”栏目更新的沈逸老师的文章,便插入他亲自录制......

  这次贸易战真的让我对自己的国家刮目相看啊,原来这么有战略眼光,很多部署都是提前而动,智库专家判断正确,政府执行有力,嗯,先叉会儿腰骄傲一下😄😄😄,然后告诉自己不忘初心,砥砺前行,要努力工作,暑假都不能松懈💪💪💪

本文链接:http://lexmorris.com/dikongdaodanbudui/3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