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lebo视讯 > 地空导弹部队 >

天空有多大问问雷达兵

归档日期:06-27       文本归类:地空导弹部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乌鲁木齐向北700多公里,是阿勒泰;沿额尔齐斯河向西,掠过200多公里的沙漠戈壁,就接近祖国西陲的边境线了。中国空军某高原雷达站扎根于此,海拔4588米的多戈拉山托举着雷达兵,让他们的雷达看得更高更远。

  处在两山之间的风口,这里年平均气温零下10摄氏度,风力最大10级,常年飞沙走石,寒风彻骨。漫长的冬季从9月延伸至来年的4月,高原草甸只在短暂的夏天出现一片浅绿,但很快就被寒风带走。冬天里大风吹雪,一会儿就吹起一座座“小山包”,吹成一道道雪墙。坚如磐石的官兵们编了个顺口溜:“中国有多大,听听西北风;天空有多大,问问雷达兵……”

  报国自古英雄事,戍边从来真丈夫。解放军雷达兵扎根在960万平方公里的疆土,守护着1080万平方公里的云天。甘巴拉、昆仑山、乌拉盖、红色前哨……还有更多无名的雷达兵,在不为人知的高山、海岛上,坚守着自己的阵地,保卫着祖国的空天。

  空中战机警戒持续了4个小时,雷达站官兵在寒风中负重走了4个小时。任务结束,官兵们一个个手脚都被冻得失去了知觉。

  科学家证实,地球上高于海拔4500米的地区,属于人类无法生存的生命禁区。半个多世纪以来,一茬茬雷达兵用血肉之躯和钢铁意志,在雪域高原托举雷达天线旋转,捍卫祖国神圣领空。

  海拔4588米的多戈拉山,常年飞沙走石,寒风彻骨,漫长的冬季从每年9月至来年的4月,雪的白、草的黄、石的黑,构成这里大地的主色调。前往多戈拉的道路异常艰险,山势起起伏伏,山路曲曲折折,时有暗冰,颠簸急转,加之高原缺氧,让人头痛欲裂,肠胃好似翻江倒海。

  这条路,空军某高原雷达站驾驶员王留伟再熟悉不过。他往返这里已有9个年头,哪里有急弯、哪里坡陡、哪里易坠石,他闭上眼都知道。每次上路前,他都要精心准备,后备厢里随时备有防滑链、千斤顶、备胎等救急器材。

  50多年前,为了国土防空作战的需要,驻守在东南沿海的一群雷达兵,高唱着“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一路向西跨越大半个中国,来到雪域高原担负边境空防任务。后来,由于形势任务变化,这支部队留了下来,这批人也成了第一批高原雷达兵。

  “当年道路不通,老一代雷达兵风餐露宿、卧冰踏雪,在一处处无人区矗立起钢铁阵地,今天,我们又怕什么呢?”战士们这样说。

  一年冬天,寂静的雷达显示屏上突然出现几批绿色的目标。“边境线附近有不明空情!”雷达站立即将情况上报上级指挥所,上级派出我方战机迅速起飞处置。

  雷达飞转,机警地追踪监视着空中态势。但就在这时,一部雷达发生故障,天线停止转动。战斗紧急,刻不容缓。此时,阵地上突然刮起了7级大风。雷达站官兵没有躲藏,而是冲出去把背包绳一端绑住天线,一端系在腰间,众人弓着腰,顶着狂风,牵动着天线转动。

  空中战机警戒持续了4个小时,雷达站官兵在寒风中负重走了4个小时。任务结束,官兵们一个个手脚都被冻得失去了知觉。“只要战斗警铃响起,任何困难都必须克服!”这是他们常说的话。他们深深记得“人在阵地在、人在天线转、人在情报通”是雷达兵的兵魂。

  第一次上阵地,王胜全就领教了下马威。缺氧、缺水、吃不到新鲜蔬菜,但老兵们的精神一点点感染了年轻的王胜全。

  高原苦,高原险,坚守雪山卫空天。与多戈拉相比,甘巴拉更高一筹——海拔5374米,甘巴拉在藏语里意为“无法超越的山”。当地人说,甘巴拉是个牦牛爬不上去、老鹰不愿飞来的地方。它南临羊卓雍湖,东接冈底斯山,西连喜马拉雅山,横亘在西藏中心,因其高大、险峻,屏障似的把西藏分为前藏与后藏,是托起西藏“空中桥梁”最重要的支撑点。

  清晨,深情而苍劲的军号声又一次唤醒了沉睡的甘巴拉。这里有着全世界海拔最高的人控雷达站,阵地空气含氧量不足海平面的一半,正常行走相当于内地负重40公斤。

  从1965年开始,甘巴拉雷达站担负战备任务,主要就是对空警戒和引导军民航飞行。一代代官兵在氧气“吃不饱”的雪山之巅,用青春热血延伸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老西藏精神”,舍生忘死引导警戒军民航飞行,使危险的川藏航线成为安全的“空中走廊”。

  1994年6月,甘巴拉雷达站被授予“甘巴拉英雄雷达站”荣誉称号。英雄旗帜高高飘扬在雪山之巅,精神力量向全军全国延伸。当年还是军校学员的王胜全,用血书表达了对这里的向往:“我自愿申请入藏,献身国防,保家卫国。”

  如愿以偿来到甘巴拉,王胜全坚守了25年,成为甘巴拉雷达站最老的士兵,也佩戴上一名士兵的最高军衔——一级军士长。

  第一次上阵地,王胜全就领教了下马威。缺氧、缺水、吃不到新鲜蔬菜……但老兵们的精神一点点感染了年轻的王胜全。王胜全留了下来,戍守的25年里,他先后保障过六种型号的雷达,经历了装备从电子管、晶体管到集成电路的每一次换代,成长为官兵眼中手到病除的雷达神医,出色完成了新型战机高原试飞、全军高海拔地区陆空联合演习等保障任务。

  海拔高,精神更高;冰川硬,骨头更硬。王胜全说:“雷达兵养兵千日,用兵千日。坚守甘巴拉25年,我真正懂得了‘坚守’的内涵。坚,即决心、精神;守,得有情怀、有本领。守卫云端阵地,捍卫祖国领空,二者缺一不可。”

  对一代代雷达兵来说,奉献不是豪言壮语,而是日常生活。如果不是把信念当作阳光,恐怕很难坚守;如果不是把奉献当成氧气,恐怕很难坚持。生与死、苦与乐、走与留,时时考验着他们。但是,官兵无所畏惧,无怨无悔,向党和人民立下铮铮誓言:“为了让雷达看得更远,我们愿意站得更高。”

  “我们是高原的雷达兵,雪域边关有我们矫健的身影/把岗位当战位,视阵地为战场/爬冰卧雪甘吃苦,赤胆忠心卫长空/天线凌空转,电波四方传……”雷达阵地上,《高原雷达兵》歌声随着风儿飘扬,豪情万丈。

  淡水用完了,菜也吃完了,为了解渴,指导员找出仅余的10公斤萝卜,吃饭时每人发两片,官兵们就这样挺过了42天。

  1955年初,常有敌机袭扰我东北空域,时不时窜进来进行盘旋侦察。为了抗击空中频繁入侵的敌机,确保我国领空安宁,在主席亲自督促和空军刘亚楼司令员直接指挥下,一支刚组建不久的雷达分队进驻辽东半岛沿海最远端的圆岛。

  岛本无名,说是岛,其实是一块突兀地屹立于黄海深处,面积仅有0.03平方公里的礁石,因形状像半个圆球浮出水面,故称“圆岛”。圆岛远离大陆,没有人烟,没有淡水、没有植被,自然环境之恶劣,甚至连土壤都没有,一般地图上根本找不到它。

  雷达站官兵上岛还不到3个月的时候,由于天气恶劣,补给船一个多月没来,淡水用完了,菜也吃完了,为了解渴,指导员找出仅余的10公斤萝卜,吃饭时每人发两片,官兵们就这样挺过了42天。

  经常闹水荒,官兵的生活靠刮露水、接雨水、融雪水、化海冰维持,却从未让给雷达供电的油机缺过水。因为他们懂得,之所以在这里受这份罪,唯一的目的就是用雷达一刻不停地守望头顶那片天。如果这都做不到了,吃再多的苦也就都没了意义。

  1961年11月6日上午,一架P-2V飞机窜入我华北地区,而后从渤海口退出,降落在南朝鲜。雷达站判断,这架超低空侦察机还会再次入侵我领空,一场捕“鸟”战斗随即展开。

  果不其然。这天下午,经过漫长、紧张、压抑的等待之后,荧光屏上,一道微弱跳动着向我方靠近的雷达信号引起了雷达操纵员的注意。根据积累的经验,他们判定这就是敌机。

  “大型机一架,高度600,400……”敌机的高度下降很快,并且狡猾地躲闪着雷达的追踪。雷达站官兵迅速改变搜索方式,并通过无线电向上级指挥部时时通报敌机位置和前进方向。当晚18时55分,该机被我空军战机击中坠毁,“美制侦察机不会被击落”的神线年,这个雷达站还先后两次发现掌握美国的U-2型高空侦察机,受到军委领导的高度重视,并将情报信息与地空导弹部队共享,为后来我军击落U-2积累了宝贵的数据。

  1964年9月29日,空军党委授予这个雷达站“钢钉雷达站”荣誉称号,寓意雷达站官兵“信念如钢钉一样坚定、作风如钢钉一样过硬、战备如钢钉一样巩固!”1965年3月17日,国防部授予雷达站“红色前哨雷达站”荣誉称号。

  50多年过去,海岛上日月轮回、风景如故,雷达天线始终不知疲倦地守望着万里海天,雷达兵换了一茬又一茬,而心手交递的这面“红色前哨”旗帜却愈发鲜艳夺目。

  今天,面对新时代愈加复杂艰巨的形势任务,他们直面强敌敢于亮剑,年处理空情几十万批次,情报合格率100%,年年都是军事训练一级单位。站长王立波说,我们绝不能数错或漏掉任何一只“鸟”,尤其不能放过那些怀有不良企图的铁“鸟”,海阔天高,绝不允“雁过无痕”,天地无涯,绝不许“飞鸟无羁”。

  小岛虽远离大陆,但祖国在我心中。黄海前哨并不孤单,1.8万公里的海岸线,中国空军部署了多个海岛雷达站。

  从明媚的海滨城市珠海出发,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海上航行,一座被绿色草木和褐色岩石所包裹的小岛就出现在视野中。小岛之巅,两个迷彩色“圆球”颇为引人注目,那就是雷达站所在的山顶,“圆球”就是雷达天线防风罩。

  据地方志记载,这个小岛面积8.1平方公里,早期是出海渔民歇脚之地,后来逐渐成为小渔村,如今是一个常住人口只有千余人的小镇。岛虽小,但是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堪称拱卫珠三角的海上屏障。

  战备工作记录本显示,雷达站每天“拉一等”好几次,日均掌握空情量数千批,不仅包括大量进出珠三角的民航客机,还要保障我军出海战巡、海上综合演习等重要战备任务,更要随时紧盯“风浪”。

  大学生士兵秦巍是抱着考军校提干的目标入伍的,但连续两次考试都以几分之差与军官失之交臂。心情低落的他主动申请到最艰苦的海岛雷达站锻炼,渴望在这里寻找人生方向。上岛之前,秦巍对于海岛雷达站没有概念,阳光、沙滩、海景房……他满怀期待,可踏进雷达站大门却蒙了,破旧的营房在雨雾中若隐若现,湿漉漉的房间弥漫着霉味,他的热情一下子被浇了个透心凉。

  “你可别小看这岛,这里可是战略要塞,为了这山,为了这海,无数英雄前辈英勇牺牲。别看我们在这岛上默默无闻,我们就是南海的眼睛,只要有我们在,山河便无恙……”班长给他介绍小岛的历史,讲述岛上的英雄故事,并指着悬崖边岛上特有的黄杨木说,“植物都能如此坚韧顽强,你怎么能认输?”

  班长的话让秦巍热泪盈眶,感动又惭愧。从此,秦巍把黄杨木作为“精神树”,扎根海岛修得苦功,练成硬功。11年过去,他两次荣立三等功,斩获全军优秀士官人才奖,被空军评为首届“百名优秀雷达操纵员”,成为有名的“金牌战士”。

  环顾海疆,雷达是环缀于祖国海防线上的宝石项链;放眼苍穹,一代代雷达兵编织的天网让祖国的蓝天云轻星璨。

  退伍老兵周伟家中的展示柜里,一瓶瓶五颜六色的土最为打眼。这些土,是周伟随机动雷达营转战多个省份、执行重大演习演练任务时采集的。

  随着航空技术、电子技术、精确制导技术的迅猛发展,反雷达技术被军事强国重视并在实战中得到广泛运用,各种新型反雷达进攻性武器不断登上军事舞台,使得雷达预警效能发挥与作战生存能力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

  上世纪90年代,中国空军第一个机动雷达营组建。与固定雷达站最大的不同就是,这个营的雷达是用车拉着跑,“哪里要支援、哪里要前推,我们的‘火眼’就快速机动到哪里。”营长郭涛说,机动雷达营战场生存能力与机动补网能力显著增强。

  2009年国庆阅兵,机动雷达方队首次代表雷达兵接受祖国检阅。雷达装备由幕后走向台前,既向世人展示了中国在预警探测领域建设的新成就,也预示着雷达装备在未来战争中的重要作用。

  2009年受阅的机动雷达方队,在2015年胜利日阅兵式上被称为“预警雷达方队”。两字之差,反映了雷达兵作为信息化条件下重要的预警监视力量,其作战地位已发生质的飞跃,从传统保障型兵种上升为空军乃至全军信息化作战的主体力量。

  而在2017年解放军沙场阅兵中,预警雷达方队作为防空反导作战群第一方队接受检阅,受阅的305A雷达和305B雷达,分别为机动式三坐标中程引导及警戒雷达,具有高性能、高机动、高可靠和独立作战能力强的“三高一强”特性,标志着解放军预警体系和能力建设迈上新台阶。

  初夏时节,湘中腹地,蜿蜒盘旋的山路上,铁骑驰骋卷起尘土飞扬,预警尖刀直插战场显威。在一片山间开阔平地上刚刚停稳,全副武装的数十名官兵如同猛虎下山,铲泥土、平阵地,拉天线、架电台,抡锤子、搭帐篷……短短22分钟,空中“敌”情已在显示屏上一览无余。

  紧张忙碌而扣人心弦的一幕,对机动雷达营来说却是家常便饭。他们深深懂得,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在24小时内运来一个营,比10天之后运来10个师更重要。”为此,他们把目光牢牢锁定在确保国家空防安全的战场,不断锤炼核心能力,随时准备奔赴战场。

  外表的从容,源自内在的修炼。机动雷达营前出作战,“拖家带口”可不是几辆车就能开动的。为达到快中求存、出其不意,他们全方位追求精简、高效、迅捷。从物资装备的设计改造,到各类流程的重组优化,再到人员岗位的搭配协同,各个环节都能找到提速点。上士陈应武刚完成野战炊事车的架设,转眼又坐到雷达操纵方舱里。执行任务时,他一个人能保障40人的一日三餐,平时还要值班跟点、保障空情。这个营所有人都是“一专多能”。

  部队常年在动,必然有惊心动魄的险情。一次驻训归建的山路上,连续降雨导致土地松软,一股泥石流携卷着树木、石头、荆棘,堵住了车队前行的道路。商议后,他们决定立即开路前进。片刻间,全体官兵冲进雨中,柴刀砍、铁锹铲、双手扒,许多同志手被磨破、刺破浑然不顾,半小时就开辟道路顺利通过。3小时后,走出山区不久的车队就收到塌方地段村长发来的照片,前几个小时车队停留的区域,又向下塌方了一大块,如果车队停留在那里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车轮所至,即为战场。退伍老兵周伟家中的展示柜里,一瓶瓶五颜六色的土最为打眼。这些土,是周伟随机动雷达营转战多个省份、执行重大演习演练任务时采集的,这是这个12年老兵最珍贵的军旅纪念,也是机动雷达营驰骋九州、纵横四海的生动写照。作为预警体系的“尖刀”,这个营每年主动争取驻训演练任务,到边境一线、海岛大漠等不同地域锤炼过硬能力,只为擦亮火眼金睛,织牢天罗地网。

  防空有我在,祖国请放心!在高山,在海岛,在雪域,在荒漠,在这片神奇的热土,一代代雷达兵用青春和生命守卫着钢铁阵地,也用忠诚和信念守护着共和国的和平安宁,守护着人民的静好岁月。

  本版诚征优秀原创纪实文学作品,要求不超过10000字,并附图片2—5张。来稿请发送电子版至或邮寄至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20号北京日报副刊部,邮编100734。请在信封上注明“纪实文学”字样。

本文链接:http://lexmorris.com/dikongdaodanbudui/1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