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lebo视讯 > 地空导弹 >

防空导弹

归档日期:07-25       文本归类:地空导弹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防空导弹是指由地面、舰船或者潜艇发射,拦截空中目标的导弹,西方也称之为面空导弹。由于大多数空中目标速度高、机动性大,故防空导弹绝大多数为轴对称布局的有翼导弹;动力装置多采用固体火箭发动机,也可以采用液体火箭发动机、冲压式空气喷气发动机和火箭冲压发动机;从40年代初德国开始研究到21世纪经历近60个春秋,世界上的防空导弹已研制了三代,21世纪还在发展第四代。据不完全统计,已研制的型号达120余种,其中装备部队90多种,正在研制的有20多种。

  我国的防空导弹有远程防空导弹:红旗2、红旗9、S300、FT-2000;中程:红旗61、KS-1、飞蠓80;近程/肩扛式:红缨5、红缨6、红缨6B、前卫1、前卫2、前卫3、飞弩6。

  第一次世界大战,飞机开始用于侦察、通信和对地攻击、轰炸,防空作战从此登上战争舞台,许多国

  家建立了专门的防空指挥机构、对空观测组织,并相继组建了战斗机、高炮、探照灯、拦阻气球等防空部队。

  二战前,有的国家在发展高炮的同时,已把注意力转向火箭和导弹的研究与试验,特别是1937年英国研制成功雷达并投入使用,极大地推动了防空武器的发展。同时,英、美对无线电遥控飞机,美、苏对探空火箭进行了大量的研究与试验。德国在1937年制定了一个极为秘密的计划,开始研究导弹。据说当时提出了140种不同类型的导弹方案,后来证实比较成熟的就不少于14种。这一切都为导弹的产生提供了技术基础,并带动了相关科学技术的发展。

  二战后期,德国为挽回败局和对付英、美轰炸机群,在使用“复仇武器”V-1和V-2导弹的同时,开展了比高炮打得更高更远的防空导弹的研究试验,主要有“龙胆草”、“莱茵女儿”、“蝴蝶”和“瀑布”等型号。虽然它们都进入了研制后期,但未投入使用,纳粹德国即告覆灭。这些最初的探索试验成为后来美、苏研究防空导弹的基础。1944年,美国也曾研究“云雀”和“小兵”两种防空导弹,用于对付日本的“神风”自杀飞机,但因技术不成熟而失败。

  战争中的空袭与防空是一对矛盾。空袭武器的“矛”尖锐了,就促进防空武器的“盾”发展,两者在斗争中发展和提高。二战后,出现了高空高速轰炸机、侦察机和飞航式导弹,高炮已经打不着了,战斗机也飞不了那么高,因此极需一种新的防空武器。

  美、苏从战败的纳粹德国获得了研究设计资料和实物,并俘虏了研究设计人员,从而开始有计划地研究和试制防空导弹。美国由陆军和海军分别负责地空导弹和舰空导弹的发展,而原苏联由国家统一负责防空导弹的发展。与此同时,英国也加入研制行列。

  经过多年的努力,防空导弹在50年代像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登上战争舞台,出现了美国的“波马克”、“奈基”Ⅱ、“黄铜骑士”,原苏联的SA-1、SA-2、SA-5,英国的“警犬”等12种防空导弹。

  通常把这一时期装备部队的防空导弹称为第一代,其共同特点是多属中高空、中远程防空导弹,最大射程在30~100千米之间(“波马克”为320千米),最大射高30千米;推进系统有液体火箭发动机、固体火箭发动机、冲压发动机等形式;制导系统采用了无线电指令制导、驾束制导(注1)和半主动雷达寻的制导。它们的共同缺点是导弹笨重(“波马克”B的发射质量高达7257千克),地面设备庞大(SA-2的地面车辆多达50多辆),机动性差,抗干扰性能差,使用维护复杂。如今这类导弹多数已退出现役。

  20世纪60年代开始研制,70年代服役。经过越南战争中东战争,各国在提高中、高空防空导弹武器系统的反电子干扰能力和改进低空作战性能的同时,大力发展用于野战防空的和机动部队防空的中、低空防空导弹。典型的型号有前苏联的萨姆-6、萨姆-8、萨姆-9,法国的“响尾蛇”,德国联合研制的“罗兰特”,英国的“长剑”和“海狼”,北约的“海麻雀”,美国的“改进型霍克”等。主要用于野战防空、海上近程防空或要地防空。导弹多数采用单极固体火箭推进,采用微波、激光、红外或光电复合制导技术,火控雷达为脉冲多普勒搜索雷达或单脉冲跟踪雷达,以光电跟踪设备为辅,系统结构相对简化,导弹小而轻便,反应时间较短(10秒左右),并有一定的抗干扰能力。这期间还出现了便携式防空导弹,如前苏联的萨姆-7、美国的“红眼睛”、英国的“吹管”防空导弹。

  20世纪70年代研制,80年代开始服役。中高空、中远程防空导弹有美国的“爱国者-2”、“标准-2”增程型舰空导弹,前苏联的萨姆-10(C-300)、萨姆-12,中国台湾当局的“天弓”和中国大陆的红旗9等;低空近程防空导弹有瑞士美国联合研制的“防空与反坦克系统”(ADATS)、法国的“新一代响尾蛇”等;便携式防空导弹有法国的“西北风”,美国的“毒刺”,英国的“星光”等。这期间,还出现了弹炮合一防空系统,如前苏联俄罗斯的“通古斯卡”系列弹炮合一自行防空系统、美国的“火焰”弹炮合一自行防空系统等。

  第四代是目前正在研制,也包括第三代的改进型,其中有的防空导弹已开始装备部队。典型型号有美国的“爱国者-3”、“军级地空导弹”和西欧的“紫菀-15”和“紫菀-30”,俄罗斯的S-400和“安泰-2500”,以色列的“箭-2”等,其中以色列“箭-2”防空导弹2000年3月14日正式投入使用,领先于美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拥有实用化防卫和拦截高层区域弹道导弹系统的国家。

  防空导弹的出现无疑对防空体系的组成、防空战术产生了重要影响。1965年7月,越南从原苏联

  引进了SA-2、SA-3防空导弹,使美军飞机在北越的损失大大超过预料。1973年12月,美军在北越的“地毯”式轰炸中被击落的32架B-52轰炸机中就有29架是被防空导弹击落的。

  1959年10月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地空导弹部队在华北地区用地空导弹一举击落了台湾空军的美制RB─57D型高空侦察机。这是世界上首次用地空导弹实战击落敌机。

  世界上第一种单兵肩射防空导弹是美国的“红眼睛”式。它于1962年首次发射,1966年装备部队。它长仅1.22米,重8.17公斤,一个人扛在肩上即可操作发射。它采用光学瞄准,红外线跟踪制导,主要用于对付低空飞行目标。

  一九九七年九月二十日中国军方在新疆双子城武器实验场成功地试射了一种新型地对空导弹。据【解放军报】报道,该导弹先后对高空,低空,远距离,近距离,小型高速和强干扰等目标进行了多次模拟实战条件下的严格测试。这次试射显示出这种新型导弹射程远,速度大,抗干扰能力强等技术特点和各种战术环境下对目标的不同打法,适应了防空部队高科技条件下的作战要求,充分发挥了新型导弹的性能优势,使新装备形成了全方位,全空域的战斗力,并标志这中国国土防空作战能力有了新的提高。一如既往的,导弹的型号和性能参数都没有透露,但又呼之欲出。

  有四种:肩射的[红樱](HN-5)/5A/5B,从刺针式导弹改良而成的[前卫](QW-1),由[霹雳-9]空射导弹演进的[地空](DK-9),俄制2S6M[通古斯塔](Tungusta)弹炮合一野战防空系统上的9M311(SA-19)1。

  低空近程地空导弹系统的要求在现代防空作战中,低空近程地空导弹系统应与防空C3I系统、中高空中远程地空导弹系统联网,从中获得有关目标的信息,协调攻击目标,以获取整体最大效能。空中威胁对低空近程地空导弹发展提出的主要要求是:

  空袭兵器种类的增加,要求低空近程地空导弹系统不但能对付各类作战飞机,而且还能有效地对付战术导弹,如巡航导弹、空地导弹和反辐射导弹等。

  现代空袭作战采用的饱和攻击战术,要求低空近程地空导弹系统不但能对付单批单架目标,而且要能对付采用饱和攻击战术的多批多架目标,保卫重要目标的安全。

  现代作战飞机,特别是巡航导弹和隐身飞机采用低空、超低空突防时,防空系统的探测距离大大缩短,预警时间极为有限,而且它们的飞行速度大。武器系统反应时间的长短关系到能否获得拦截目标的战机以及战机的多少。因此,要求低空近程地空导弹系统的反应时间尽量缩短。

  扩大作战空域。早期的低空近程地空导弹系统的最大射程一般为6~8公里,在这一杀伤远界,敌方的飞机很容易采用防区外发射技术,运用精确制导武器实施远距离对地攻击。这样不仅对地面目标的杀伤力大,而且提高了载机的生存能力。为破坏对方防区外发射战术,提高近程防空的效能,必须将近程地空导弹系统的最大射程扩大到10~15公里。

  抗干扰能力强。现代局部战争表明,恶劣的电磁环境是未来战争的特点之一。没有良好的抗干扰性能,地空导弹武器系统发挥不了应有的作用。这就要求低空近程地空导弹系统采用多种抗干扰手段,特别是综合运用雷达、激光、红外等多种探测器。

  目标速度和机动过载的提高,要求低空近程地空导弹系统的导弹提高速度和机动过载。

  战场环境的变化,要求低空近程地空导弹系统适应性强,能在各种条件下使用,操作简单,使用可靠。

  主要有5种。第一种:“红旗”-61A;是在陆基“红旗”-62计划下马后,在1976年决定以舰载“红旗”-61为基础,研制陆基机动型中低空防空导弹。该型导弹于1986年设计定形。“红旗”-61A地空导弹武器系统由导弹、2联装发射架、6×6越野车底盘、跟踪照射雷达和指挥控制站组成。该导弹采用单级固体发动机,弹翼成十字型配置在弹身中部,尾翼和弹翼相差45度,成X型配置在弹体尾部。该导弹采用半主动连续波雷达寻的制导,弹长3.99米,弹径0.286米,最大速度3马赫,最大射程10千米,战斗部为连续细杆杀伤式。经改进后单发杀伤概率达75%。

  第二种:“红旗”-7;是在法制“响尾蛇”导弹基础上仿制的一种全天候、近程、低空、超低空防空导弹,于1988 年设计定型。“红旗”-7采用红外、电视、雷达复合制导体制,全程无线电指令制导,有极强的抗干扰能力;可攻击各种高速飞机、直升机、空地导弹、巡航导弹。导弹有效射高:15-6000公尺,有效射程:0.7-15公里,最大速度:3马赫,单发杀伤概率(对飞机):90%,目前最新型号为“红旗”-7D。

  第三种:“红缨”-5单兵便携式防空导弹。是中国仿制前苏联的SA-7型的产品,是中国第一种便携式防空导弹系统。该弹于1986年定型。导弹弹长1.46米、弹径72毫米、弹重10.2千克、发射重量16.5千克、采用杀伤战斗部,战斗部装药0.5千克,触发式引信,动力装置为1台单室双推力固体火箭发动机和1具固体助推器。采用红外被动寻的制导,导引头使用常温硫化铅探测器。作战距离为800-4 400米,作战高度为50-2 500米,最大飞行速度为500米/秒。

  第四种:“前卫”-1单兵便携式防空导弹。于1994年英国范堡罗举行的国际航空航天展览会上首次展出。“前卫”1系统重16.5千克,导弹长1.532米,直径71毫米,战斗部重1.42千克,装药量0.57千克,作战距离500~5 000米,作战高度30~4 000米,作战斜距500~5 000米,目标最大速度300m/秒,导弹最快飞行速度600m/秒,引导头跟踪能力22°/秒,作战反应时间10秒,作战温度-40~+60°。红外探测器类型:致冷锑化铟。

  第五种:道尔-M1。我国于1997年向俄罗斯购买,国内编号“红旗”-17。该导弹为全天候、机动式、垂直发射的单车自动化野战地空导弹武器系统。

  HQ-9无论在国内外都属于第三代防空导弹系统,杀伤空域大、抗干扰和抗多目标饱和攻击能力强,导引系统先进(有两级指挥管制体制),足以适应现代战争的需要;特别它是中国第一种具备有限反战术导弹的国产武器系统,技术层次跨度颇大,因此曾经倍受重视和寄予厚望。在研制过程中二院方面承认面对许多无法想象的困难与压力,中国发觉自己与美俄两国仍存在着大半代的技术差距(1995年),但也同时了解到HQ-9能突破技术瓶颈量产,将能大幅接近赶上美俄两国的科技水准。

  目前,中国自行研制的CSA-9防空导弹系统,预期将具有对500公里以内的战术弹道导弹的防御能力。中国将继续研发大气层外导弹拦截系统,包括研制能进入80千米以外大气层外层空间的动能拦截弹,以及能拦截弹道导弹和其他宇航飞行器的反导武器。2010年1月和2013年1月,中国先后进行了两次陆基中段反导拦截试验,试验均成功拦截一枚弹道导弹。

  在第四届珠海航空航天博览会上,展出了我国自行研制的各型导弹。虽然和上届展览相比,展品减少了,而且C-802、C-701、C-301等还是上届的老面孔,C-301和C-802更是四朝元老,多少显得有点冷清。但这次“前卫”系列倾巢而出,其中多个新型号更是首次公开亮相,引起了各国和传媒的极大关注,让众军迷大饱眼福。 这次前卫系列导弹基本以实物展出,另外用前卫便携式导弹为基础发展的自行防空导弹系统和弹炮结合系统则以模型和图片方式展出。

  这次航展展出的前卫导弹新出现了QW-3、QW-4两种全新型号的导弹。同时展出了前卫1的改进型号QW-1A和QW-1M。不能不让人觉得前卫家族兴旺。

  这是前卫系列研制中最新的型号,他和以前的型号最大的不同在于采用了红外成像导引头,比普通的点元红外探测器有更好的性能。由于普通的单元/多元红外探测器只能探测点状热信号,一般对喷气式飞机的尾

  气热辐射敏感,即使带冷却的红外单元/多元导引头也只能探测到后机身的蒙皮。号称全向攻击的单元红外探测器在探测迎头飞行目标时普遍存在30度左右的盲区,使导弹的迎面攻击距离大大低于导弹的实际飞行距离,使性能大打折扣。而红外成像导引头的出现解决了这个问题,因为他探测靠目标和背景的辐射率不同,而且制导信息源是图象,难以被干扰,而且具有更远的探测距离和真正的全向攻击能力。所以说,红外成像导引头将是未来红外制导导弹的发展趋势。

  此外,QW-4还采用了激光近炸+碰炸引信和电动舵。与无线电近炸和红外近炸引信相比,激光近炸引信的抗干扰能力更强,较好地解决了超低空飞行引信容易误启动的现象,和单纯采用碰炸引信的便携式防空导弹相比,近炸引信可以使导弹在目标旁边引爆,非常适合打击巡航导弹这类难以直接命中的小型目标。而电动舵的采用使导弹控制系统作动装置更为简单,而且具有更平滑的飞行曲线,有利于提高命中精度。导弹的作战距离是500~6000m,作战高度是4~4000m,其作战高度低界达到了4m,非常有利于攻击超低空飞行目标和掠海飞行的导弹和离地面2-3米悬停的直升机。2马赫的飞行速度也老型号有所提高,可以攻击更快的飞行目标和具有更大的作战空域。可以说QW-4的出现,使我们和西方先进国家的最新便携式防空导弹站在了同一水平。我们有理由相信QW-4将是未来便携式防空导弹市场的有力竞争者。

  QW-3导弹是本届参展导弹中最让人眼前一亮的型号。相比QW-4只是简单的宣传资料而言,QW-3展出的是实物,让人觉得更导弹接近完成阶段。从整体上看,QW-3和其他家族成员显得相比有点离经叛道。无论是制导方式和弹体结构都有很大的不同。隐约让人觉得有点眼熟,特别是用QW-3导弹组成的FLS-1近防系统让人立即想到了美德联合研制拉姆(RAM)导弹系统。

  从外形重量制导方式来看,QW-3已经脱离了便携式防空导弹的范畴,应该作为轻型防空导弹。首先,QW-3的制导方式非常有特色。他采用的是激光半主动制导。可以说不是红外弹的发射后不管方式了。笔者

  翻查资料发现,在世界上服役的地空导弹里,还没有采用激光半主动制导方式的,QW-3可以说是独此一家。那么,采用这种非发射后不管的方式有什么好处呢?好处是大大的,激光半主动制导方式具有红外制导方式所没有的高精度和抗干扰能力。从资料上的命中精度高达1m的数据就可以看出这种制导方式带来的巨大好处了。在激光制导方式里,半主动方式是最难的。而从导引头特写的照片看出QW-3是采用的是陀螺稳定式,这也是半主动激光方式里最难的一种,可以说QW-3采用的是难上加难的方式,因为他要求光学系统和探测系统都要由陀螺稳定,动态视场大、瞬时视场小,精度高、复杂,但好处是可以攻击高机动小目标。美国在“地狱火”(Hell-fire)和“幼畜”空对地导弹也是采用这种方式,我们能用在对空导弹上可以说在突破这项技术的同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QW-3的导引头跟踪速率是15゜/s。这个数字略低于其他类型的便携式导弹,这对攻击较高高度的高机动目标略为不利。但低空飞行的目标机动能力有限,这个缺点并不明显。

  由于激光半主动制导方式中导引头依靠的是目标反射的激光回波来跟踪的,所以不象普通的非成像红外制导方式只能探测高热尾流和后机身加热蒙皮的限制,具有真正的全向攻击能力,而不是红外弹的270゜的假全向。也不受红外曳光弹和电子干扰系统的干扰,只要武器的配套的光电/热成像跟踪系统能跟上目标,目标一但进入攻击范围就无法逃脱。QW-3可以和雷达系统分置或完全依赖红外热成像和光学跟踪系统,没有电磁辐射,有效避免了反辐射导弹的威胁。系统隐蔽性好,生存能力强。

  QW-3导弹弹长2100mm,弹重23kg,从外形上看QW-3是在便携式导弹上加了一段超口径的助推器,前段布局基本和QW-1类似,一对活动舵面装在弹体前部的舵机舱上,主弹体后部有一梯形折叠尾翼,翼面积比QW-1要大,构成“-X”的鸭式气动布局,助推段也有两对折叠尾翼。在发射装置中前弹体由适配器(弹托)和助推同口径放置。从展品对比上看,QW-3和QW-1的弹径是一样的。但经过这一翻改进后,QW-3可以说

  是鸟枪换炮了。除了前面所说的制导系统的进步外,新的助推发动机的采用大大提高了导弹的飞行性能,导弹最大飞行速度由QW-1的600m/s提高到750m/s,最大射程达到8000m,最小射程800m,射高从4m到5000m,从数据上看出,QW-3的的作战空域比便携式防空导弹大幅度提高,已经接近英国长剑和欧洲罗兰特的点防御导弹水平了,4米的低界,也让悬停的直升机无处可逃。而且重量更轻。系统更简单,而且因为采用激光半主动制导,制导设备和发射装置设置灵活,制导设备轻便,简单,而且只需要增加照射器就可以满足对付多目标的要求。可谓方便灵活,价格便宜。

  在便携式导弹里,最让人不放心的就是其战斗部了,由于体积重量的限制,一般的便携式导弹战斗部都不超过2公斤,在便携式防空导弹的实战中屡屡出现导弹命中目标而无法摧毁的战例,这点在QW-3上得到了改变,由于增加了助推器,战斗部就可以做得更大,从展品上就能看到QW-3的战斗部比旁边的QW-1长度大得多,据介绍,QW-3的战斗部重量是QW-1的数倍之多,而且改成了和拉姆(RAM)一样的连续杆式,威力大为提高,非常适合打击巡航导弹类的目标,引信起爆方式是激光近炸+碰炸,战斗部杀伤半径是3米,配合1米的制导精度,足以摧毁坚固的飞行目标,其单发杀伤率大于85%。

  QW-3在加装了大推力的助推器后,能在短时间内加速到最大飞行速度。从最小有效距离只有800米来看,助推段在800米内已经脱落,而且由于在助推赋予的速度下,主发动机可以采用推力略低,但工作时间更长的推进剂,以使导弹飞行速度维持一个高的平均值,尤其是在飞行的末段,导弹也有足够的动能对付机动目标,这点得到了厂家的证实,他们表示飞行速度曲线是非常平直的。

  《命令与征服·将军》资料片《五星之光》中中国的防空导弹,对付美国A-10“雷电”战斗机几乎秒杀,进行超视距攻击,导弹爆炸的火焰对地面部队形成附加伤害。

  俄制“S-300”防空导弹系列是目前俄军最先进的防空导弹系统之一;“S-300PMU1”由“S-300PMU”改进

  “S-300PMU1”采用新研制的导弹,增大了照射制导雷达的功率。它增大了射程和攻击快速目标的能力,使系统不仅能有效拦截空气动力目标,也能拦截战术弹道导弹。“S-300PMU1”可在40公里的距离上拦截战术弹道导弹。军事专家指出,“S-300PMU1”总体性能超过了美国的“爱国者”地空导弹系统。

  俄罗斯“S-300”系列防空导弹系统一直是国际防空武器市场上的畅销产品。据俄媒体报道,俄向白俄罗斯、乌克兰哈萨克斯坦亚美尼亚等国出口了“S-300”防空导弹系统。另外,科索沃战争结束后,甚至美国也从白俄罗斯购买了“S-300”防空导弹系统。

  长期以来,越南一直坚持“积极防御”的军事战略。几场高技术战争使越军认识到,必须加强导弹技术研究和提高导弹防御能力。越军方官员强调,“在国内技术仍不够成熟,周边国家导弹性能和种类‘突飞猛进’的情况下,越南必须通过借鉴和引进的方式解决当前的威胁。”

  国产FN-6便携式防空导弹 FN-6导弹由中国精密机械进出口公司研制,射高15 - 3500米,射程500 - 5000米,可以迎头攻击飞行速度为360米/秒的目标,尾追攻击飞行速度为300米/秒的目标,单发杀伤概率为70%。

  导弹直径72毫米,长1.495米。导弹尾部有4片固定弹翼,前部有4片控制舵。引导头前方是金字塔形,有一个4单元红外探测器。

  战斗中的FN-6系统包括一个光学瞄准装置,安装在发射筒左侧,发射筒前部上方还安装有敌我识别器。电池和冷却器安装在发射筒前下方的握把上,系统全重16千克。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德国法西斯为了挽救战争败局,在1944年底就迫不及待地将研制成功不久的C-2防空导弹投入实战,并击落盟军多架轰炸机,首开防空导弹作战先河。

  到目前为止,防空导弹已经发展到第四代,不仅可以反飞机、反巡航导弹和反战术弹道导弹,而且还可以抵御反辐射导弹、空地导弹的攻击,成为防空武器系统中一种极为重要的作战武器,在国土、要地防空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在各种防空导弹当中,小巧轻便、机动灵活、反应迅捷的便携式防空导弹主要用于防御来自低空、超低空(特别是10~100米之间)的空中威胁。在20世纪的历次局部战争中都能见到便携式防空导弹的身影,尤其是在对超低空点状目标的防御中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成为低空、超低空空袭目标的克星。在20世纪90年代发生的几次典型局部战争中,便携式防空导弹均取得了良好战绩,进一步证明了它防御低空、超低空空袭目标的价值。

  随着便携式防空导弹技战术性能的进一步提高,有人预计在今后10年内对便携式防空导弹的需求将占整个防空导弹总需求量的65%。可见,便携式防空导弹将会成为国土、要地和野战防空不可或缺的主要兵器。

  便携式防空导弹已经走过了50多年的发展历程,如今已经发展了三代产品,正在向更先进、更智能化的第四代发展。截至20世纪90年代初,全世界共生产各型防空导弹约80多万枚,其中地空导弹71万多枚,舰空导弹8万枚,而在71万枚地空导弹中,便携式防空导弹为47万枚,占防空导弹总数的一半以上。美、俄、英、法等国是便携式防空导弹的主要生产国。

  如今美、俄、英、法等国家对便携式防空导弹极为重视,具有很强的研发能力,已经研制出很多成功产品,并有许多产品经过了战争的考验。

  美国是研制便携式防空导弹最早的国家之一,已经研制了第一代“红眼睛”(FIM-43)、第二代“尾

  刺”(FIM-92A)以及第三代“尾刺”-POST(FIM-92B)和“尾刺”-RMP(FIM-92C)便携式防空导弹。其中“红眼睛”导弹是世界上最早的便携式防空导弹之一,它采用了光学扫描和红外冷却自导引头。由于该导弹只能进行昼间尾追攻击,没有敌我识别器,抗电子干扰能力差,在1972年就已停产。1981年美国开始装备可全向攻击的第二代“尾刺”便携式防空导弹。它采用了高能动力装置和工作波长为4.1~4.4微米的高灵敏度红外导引头,增加了敌我识别器,增大了射程,提高了作战性能。该导弹在前苏联与阿富汗冲突期间首次用于实战并发挥了很大作用。阿方称,到1987年12月共发射了340枚“尾刺”导弹,击落前苏联269架直升机,有效地遏制了前苏联肆无忌惮的进攻。在1987年和1989年美国又分别研制了第三代“尾刺”-POST和“尾刺”-RMP便携式防空导弹,采用了两台固体火箭发动机推进装置和微处理器控制的先进被动光学导引技术。其导引头采用环状扫描光学系统和红外/紫外双色探测器,运用了可编程控制微处理器,有效地提高了探测能力和抗红外干扰能力,单发命中率大于50%。

  前苏联(俄罗斯)已经研制了“箭”2/2M/3和“针”1/M/D/N/S等系列便携式防空导弹,其中“箭”2是前苏联陆军最早使用的便携式防空导弹。越战期间,北越陆军用苏制“箭”2M给对方以有力打击。越战之后,“箭”2系列导弹出口到世界各地,广泛应用于冲突地区,一直至今。

  “箭”2系列导弹是前苏联的第一代便携式防空导弹,采用机械扫描,昼间尾追攻击目标,战斗部威力小,抗干扰能力低,因此,前苏联又在1973年研制出了第二代“箭”3便携式防空导弹,其主要技术措施是:采用工作波长3.5~6微米的低温冷却红外导引头,提高了抗干扰能力,有尾追、迎击两种发射方式。在1990~1991年的萨尔瓦多内战期间,法拉本多·马蒂民族解放阵线导弹就击落了萨尔瓦多空军的3架飞机。1981年,前苏联开始装备“针”1便携式防空导弹,由于采用了许多新技术,其性能比“箭”3有较大提高,但抗干扰能力没有实质性改善。在1983年前苏联研制出了“针”M第三代便携式防空导弹,其导引头采用了光学扫描+双波段导引方式,提高了抗干扰能力,并具备“发射后不管”能力。据称该导弹战斗机的命中率高达24%~40%。

  在1991年的海湾战争中,伊拉克拥有的苏制“箭”2M、“箭”3和“针”系列便携式防空导弹取得了很大成功。虽然多国部队为了防止伊拉克防空导弹的攻击,曾对其进行长时间的大规模轰炸,但是多国部队仍遭到了“箭”2M、“箭”3和“针”系列便携式防空导弹的攻击,在被击落的飞机和直升机中有一半以上是由“箭”2M、“箭”3和“针”系列便携式防空导弹所为。

  英国在1973年才研制出第一代“吹管”便携式防空导弹。该弹具有尾追、迎击两种攻击方式,装有敌我识别器,具有良好的通用性,可攻击地面、空中两类目标。1984~1988年,英国又连续推出第二代“标枪”、第三代“流星”和“耀星”便携式防空导弹,其中“标枪”便携式防空导弹采用了新型战斗部、两级远程大推力火箭发动机以及微电子信息处理技术,既可用于地面部队,又可用于海上防空,其单发命中

  率达70%。“流星”便携式防空导弹是在“标枪”导弹的基础上研制的,它采用激光代替无线电指令制导,可靠性高,维修简单,具有较强的抗干扰能力和较高的跟踪精度、制导精度,但由于激光传播衰减快,使得导弹的作用距离较近。“耀星”便携式防空导弹也是以“标枪”导弹为基础,对其战斗部、制导体制、发动机同时采用新技术研制而成,其战斗部安装有3个飞镖式动能子弹头,制导方式采用半主动无线电指令+激光波束复合制导,动力装置采用两级固体火箭发动机,导弹速度可达4马赫,大大提高了其作战性能和对高速目标的攻击能力,单发命中率可达96%。

  法国便携式防空导弹的研制虽然开始较晚,但起步水平较高。该国研制成功的“西北风”便携式防空导弹采用四元阵列被动红外寻的导引头,具有很高的灵敏度和抗干扰能力,能够锁定有红外屏蔽的直升机等空中目标,单发命中率可达90%。其重达3公斤的战斗部具有很大的威力,采用近炸和触发两种引信,并装有延时自毁装置,大大提高了作战性能。

  此外,瑞典日本等国也具备研制便携式防空导弹的能力。瑞典从20世纪70年代起就开始发展该类导弹,如今主要有RBS-70和RBS-90两种型号。RBS-70采用激光制导、前视红外和电视搜索跟踪目标,并配有专用雷达,战斗部重1.1公斤,杀伤半径达3~3.5米。它采用三通道稳定控制系统,自身隐蔽性能好,具有很强的生存能力,具有车载、舰载等型号。RBS-90的射程、速度、作战高度比RBS-70都有提高,并且命中精度和威力更高。

  日本利用先进的红外成像技术,从1987年开始研制利用红外凝视成像制导的初步智能化的便携式防空导弹“凯科”(或称91式,日本陆军称其为Kin-SAM)便携式防空导弹,并率先研制成功,在1991年开始生产,1993年开始装备陆军,1994年开始装备海上和空中自卫队。“凯科”便携式防空导弹具有全向攻击能力、很强的抗干扰能力、较高的命中精度和通用性,目前有便携式和车载式等型号。

  我国在1958年10月从前苏联引进“萨姆”2地空导弹后,开始组建地空导弹部队。年轻的地空导弹部队在1959年10月7日首次击落军队的美制RB-75D高空侦察机,1962年9月9日首次击落美制U-2高空间谍飞机(到1967年共击落5架)。经过40多年的发展,我国地空导弹部队发展迅速,不仅多次取得辉煌战果,而且已经从仿制发展到自行设计,从改进第一代发展到研制第二代、第三代,从研制高空型号到研制中高空、中低空、低空和超低空等多种型号,从研制固定位置型号到研制车载机动以及单兵肩扛便携式等多种型号。

  我国在1975年初开始研制便携式单兵肩射超低空防空导弹系统,1985年4月定型,被命名为“红缨”5号。该弹采用红外制导方式,体积小、重量轻、设备精密。1979年1月,在“红缨”5号导弹研制基础上,又研制了性能更先进的“红缨”5号甲导弹。“红缨”5号甲的战斗部威力更大,提高了导引头对太阳和云

  层等复杂自然背景的抗干扰能力,增大了导引头探测器的探测距离等。该型号在1986年11月定型。继“红缨”5号系列便携式防空导弹后,我国又发展了性能更加先进的“前卫”1号便携式防空导弹武器系统,其性能超过美国的“尾刺”导弹,可对各种低空、超低空飞机和武装直升机进行全向攻击,担负前方地域内的战斗分队对空掩护和装甲以及机械化部队的跟进掩护任务,还可装在车、艇或直升机上进行防空作战或空战,也可与小高炮组成弹炮合一的自动化防空系统。“前卫”1号导弹曾在1994年的英国范堡罗国际航空航天展览会上公开亮相,引起轰动。

  此后,我国又对“前卫”1号导弹进行了改进,研制了性能更为优良的“前卫”2号便携式防空导弹。该导弹是我国研制的第三代单兵便携式防空导弹,其构造与俄制SA-16非常相似。“前卫”2号与“前卫”1号相比,其低空攻击涵盖面更大,有效射程更广,系统反应时间缩短了一半,导弹的导引系统性能更佳,抗干扰能力较强,具有全方位攻击低空目标和发射后不管能力。“前卫”2号的主要战术技术指标为:全系统质量18公斤,导弹质量11.32公斤,战斗部质量1.42公斤,有效射高10~3500米,有效射程0.5~6千米,导弹的准备时间小于5秒,最大飞行速度为600米/秒。该弹具有良好的通用性,除了可由单兵携带、发射外,还可配备在车辆和舰船上作为低空防空武器使用。该弹曾在1998年的法恩巴勒航展中首度公开展出,并已两次参加我国举办的珠海航展。

  现代战争从本质上讲拚的是敌对双方的国力。它归结为拼双方的经济实力,要最终取得战争胜利需要以较小的消耗换取敌人大的代价。一枚便携式防空导弹单价一般在1万美元左右,而武装直升机、固定翼攻击机、巡航导弹的单价一般在几百至几千万美元之间(如一架AH-64武装直升机超过2000多万美元,一枚“战斧”巡航导弹价格也超过100万美元),因此便携式防空导弹与各种武装直升机、固定翼攻击机、巡航导弹相比,其造价是非常低的,它非常适合经济实力不强的发展中国家大量装备。

  研究表明,便携式防空导弹在解决了近炸引信和指挥系统问题后,拦截一枚巡航导弹只需3~5枚便携式防空导弹,因此依托本土,利用大量装备造价低廉的便携式防空导弹,防御来自空中的威胁,其作战效费比是显而易见的。

  无论是海湾战争,还是科索沃战争,都有一个共同定式,即在空中预警机的有力支援下,在进行轰炸前或伴随轰炸的同时,对敌方实施强大的电子干扰,并运用反辐射导弹对敌方的雷达、指挥所等核心目标进行打击,迫使对方的雷达无法工作或不敢开机,从而使需要雷达制导的地基和车载式中、大型防空导弹系统失效。而采用光学瞄准和红外制导的便携式防空导弹系统,在发现目标后,可以正常发射,并且目标很难进行有效的飞行规避或及时释放干扰,因此在敌人强大的电子干扰下可以正常工作,保持正常的战斗力。

  便携式防空导弹由单兵携带,可在任何复杂地形下发射,具有较好的机动性、隐蔽性和易操作性。在对付巡航导弹时可以不用隐蔽和伪装,敌人的侦察卫星难以发现;在对付飞机时只需隐藏在丛林、灌木、高杆作物或其他障碍物下就可正常发射而又很难被发现。因此便携式防空导弹具有其他防空武器无法相比的战场生存力。

  现代便携式防空导弹战斗部直径大都在71毫米以上,装药多(如法制“西北风”弹头重达3公斤),威力

  大(比35毫米高炮弹威力大1倍以上)。如今便携式防空导弹可以攻击和毁伤任何现有作战飞机。

  虽然在现代战争中便携式防空导弹具有很多优势,但在使用过程中也发现它存有在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作战威力,影响了作战效果。其存在的主要问题包括:

  由于巡航导弹体积小、发动机噪声低、采用多种隐身措施,加之常常在夜间发动袭击,因此便携式防空导弹射手很难及时发现来袭的巡航导弹,大大降低了对其的拦截概率。如今性能优异的便携式防空导弹对巡航导弹的拦截

  概率不超过10%,而一般便携式防空导弹对巡航导弹的命中率不足4%。 2.抗干扰能力较低

  这里的抗干扰能力较低是指便携式防空导弹发射后,一旦受到对方干扰,就会出现脱靶的现象。这与便携式防空导弹采用的制导方式有关。如早期的便携式防空导弹一般采用红外点源制导(或红外阵列成像制导)方式和线阵光机扫描方式等,其红外探测器数量多为单元,使其抗干扰能力较低。

  如今除英制“耀星”导弹外,其余便携式防空导弹速度均为2马赫左右,这就很难适应现代空袭兵器的高速度,并且难以对付现代空袭兵器为规避防空导弹打击常采用的高速机动战术,因此提高导弹速度是未来便携式防空导弹的一个重要发展趋势。

  采用的主要技术措施有:(1)研制高能发动机及其装药,加大发动机的推力和总冲量;(2)采用双推力推进系统,使导弹可持续高速飞行。较大推力和总冲量的高能发动机以及采用双推力推进系统的发动机能够提供两阶段推力,而且重量轻,推力大,排烟红外辐射特征小,能满足提高射速的要求。

  如今英制“耀星”导弹速度已达到4马赫,还有几个国家正在改进或研制超高速导弹,将导弹助推系统由原来的一级改为两级,如北约国家正在联合研制的近程/超近程便携式防空导弹系统,预计2010后装备部队。

  早期的第一代便携式防空导弹攻击目标时只能采用尾追攻击方式,使攻击目标的灵活性和作战能力受到很大限制。随着制导技术的发展,第二、三代便携式防空导弹可以采用尾追、迎头攻击方式,甚至可从侧向攻击目标。如今便携式防空导弹制导系统正在向智能化方向发展,使导弹系统能够自动对目标进行探测、识别、判定,并使防空导弹施主动攻击,实现“发射后不管”。

  早期的便携式防空导弹一般采用红外点源制导(少数为红外阵列成像制导),其探测器数量多为单元,采用线阵光机扫描方式,这就使其抗干扰能力较低。为了提高抗干扰能力,未来便携式防空导弹将采用焦平面阵成像红外导引头,它将使红外干扰失效,大大提高导弹的抗干扰能力。

  概括起来,便携式防空导弹制导系统将由红外点源制导(或红外阵列成像制导)、单元探测器、线阵光机扫描方式分别向红外成像凝视制导、多元探测器、凝视面阵电子扫描方式发展。如法制“西北风”导弹已经采用了四元导引头,美国正在研制的“尾刺”-RMP2采用了128×128单元的红外成像导引头。

  一般要确保便携式防空导弹系统有足够的反应时间,需要在8~10公里以外探测到目标。由于便携式防空导弹的瞄准发射是射手通过光学瞄准具探测目标,其作用距离一般在3~4公里之内,因此如何缩短反应时间,提高作战速度是便携式防空导弹需要进一步研究的课题。

  为缩短反应时间,提高作战速度,扩大杀伤范围,如今已经采用和正在研究的几种主要措施包括:(1)将便携式防空导弹装备在一个简单的旋转式固定架上(特别是便携式防空导弹用于阵地防御,可对来袭空中目标迅速进行多枚导弹齐射(如“尾刺”、“针”、“耀星”、“西北风”、RBS-70导弹);(2)在便携式防空导弹上安装被动式射频传感器,以探测飞机雷达或无线电测高仪的辐射电波,为操作人员提供大致指令参数。该种方法对目标的识别能力优于以前的夜视仪,使便携式防空导弹可在夜间使用(如俄制“箭”2M已经采用了定向仪被动传感器);(3)将便携式防空导弹系统并入前沿预警雷达所组成的防空网,与监视雷达和C3I系统相结合,提高系统的快速反应能力。

  防空导弹使研制的导弹多用途化历来是导弹研制者的追求目标之一,因为这对于减少研制费用、降低生产成本、简化后勤保障、便于平时装备和战时补给是非常重要的。如英制“吹管”导弹已经发展成多联装的潜空、舰空导弹,法制“西北风”导弹具有便携式、车载式、舰空式三型,实现了三军通用。同时随着电子装置小型化技术、信息处理技术、推进技术、控制技术、战斗部技术的不断发展和完善,便携式防空导弹的性能指标日趋接近低空近程防空导弹的水平,将低空近程防空导弹和便携式防空导弹合二为一成为可能。如北约8国正在联合研制的近程/超近程防空导弹系统将在2010年后取代“西北风”、“尾刺”、“耀星”、“长剑”、“罗兰特”和“响尾蛇。”等便携式和近程防空导弹系统抗干扰能力大大增强,导弹进一步小型化和自主作战,武器系统能对付多目标,逐步发展多武器的协调作战,为形成防空体系作战创造条件。

  为了加强战时的快速保障和减少平时的维护费用,需要加强便携式防空导弹的标准化工作,以便实现便携式防空导弹武器系统的系列化、通用化和标准化。

  上世纪末应该作为第三代防空导弹发展与装备的标志年代,同样也孕育新一代防空武器的胚胎。因为精确打击、防区外(或超视距)发射、隐身与饱和袭击已成了空袭体系的主要作战方式;多武器配合协同、网络化指挥已成为完整体系。防空武器系统面临着多层次、多目标、隐身与非隐身、干扰与反干扰、真假目标混合饱和的精确打击,这就要求不仅单个和单类防空武器的性能大大提高,而且必须形成多种防空武器有组织的防空体系,与相应的空袭体系对抗。

  新一代防空导弹武器的标志就是:多通道自主对付多目标、反隐身抗干扰精确打击、高速度高过载快速响应,机动灵活适应网络化作战需要。为此,在上一代防空导弹武器系统的基础上不断改进与发展;提高动力装置的比冲和装药质量比,采用能快速反应的推力矢量控制,使导弹重量进一步下降,而过载上升和响应时间缩小半个量级;采用光电复合制导和成像技术,不仅可抗各种干扰,而且可使制导精度达到摧毁要害目标的目的;采用多功能相控阵雷达与光学探测结合,使目标密度达到100~500批,识别后能精确跟踪50~100个目标,以适应多目标多方向作战的需要;采用网络化智能作战指挥系统,以合理组织与分配火力,完成防御体系的最佳作战方案。如紫苑防空导弹、闪电-8导弹S-400等。

  我们正在为构建适应未来若干年军事技术发展和可能的变故而努力奋斗。防空导弹只是反空袭的一类武器,加速以往防空炮弹的制导化,发展新型的定向能武器,如激光等武器,也是防空武器发展的重要方向。为了扩展防空领域,实现高中低、远中近,从地面一直向空间的防御,确保国家安全,拦截各种侵犯我国领空、领海的空袭目标,这将都是我国防空导弹发展的任务。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国际上政治和经济的竞争更加广泛与深刻,表现在军事上是要站在更高的高度、更隐蔽的区域、实现更精确的打击、更凛凛迫人的威胁。这就是实现对自己高度透明、精确高效打击;对敌方隐蔽深藏不露、突然快速灵巧,掌握作战的主动权。这使得防空领域不断拓展,技术不断更新。

  我国的整体工业基础、军事科研水平和装备与世界先进水平仍然有相当大的差距,但中国人的智慧与创造力会弥补这一差距,中国与先进国家齐头并进的局面,终将展现在我们的面前。

  美国空军F-35A隐身战斗机首次在中东部署就遭遇强劲挑战。据伊朗Press TV电视台网站6月9日报道,伊朗“自行研制”的新一代防空系统“Khordad-15”正式装备防空部队。伊朗国防部长哈塔米在发布仪式上介绍,Khordad-15系统能发现85公里范围内的隐身战机,并在...

  2014年11月10日,漫步于珠海航展,无论是室外展区还是室内展区,无论是航空、航天还是陆地武器场馆,都能见到各式各样的末端防空武器:由航天科工展出的QW-2/12/18/19单兵防空导弹、FL-1000/19/2000C、TD-2000A/B车载近程防空导弹等9种;航天科...

  在土耳其的招标中,中国并没有“志在必得”的意思,中标当然好,可以给红旗-9打个免费广告,但即使最终无法完整输出红旗-9导弹系统,中国也没有什么实际损失。反过来,作为从未研制过远程防空系统的国家,土耳其能自行研制出一款达到红旗-9水平的导弹吗?前几天习大大还在土耳其参加G20...

  对导弹而言,不同型号的导弹有各自通用的一系列目标,而据《解放军报》2016年3月24日报道,北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所属的沈阳舰在2015年的实弹演习中,首次实现了用S-300FM远程舰空导弹系统打击水面目标的突破。中国海军051C型导弹驱逐舰沈阳舰 《解放军报》在当日第5版题...

本文链接:http://lexmorris.com/dikongdaodan/2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