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lebo视讯 > 地空导弹 >

导弹营长---冯示宇

归档日期:07-09       文本归类:地空导弹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这是1999年拍摄于建国五十周年阅兵式的一段影像资料,这次阅兵式上,中国战略导弹部队以全新的面貌出现,引起了世人的关注。就在这个方队中,第二炮兵某导弹旅发射连连长冯示宇和他的战友们,走过广场,接受了检阅。此后不久,这个年仅26岁的发射连连长,被上级破格提升为发射一营营长。

  尽管是在导弹发射营,但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并没有机会参与导弹的实弹发射,为此,冯示宇研发了这套导弹训练仿真模拟系统,配合已经混合模拟器上的导弹发射的各种声响,官兵们可以在“真实环境”下模拟参与导弹发射工作。

  这个导弹模拟发射系统,大大降低了部队训练成本,使部队不动实装实弹,便能组织实施导弹发射训练成为现实。

  在第二炮兵部队,冯示宇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导弹通,而他最初的理想却与导弹无缘。

  冯示宇是家里的独生子,父母都是军人,用他自己的话说,从出生开始就是满眼的军绿色。然而冯示宇并不希望自己长大后成为一名军人,这其中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填报高考志愿时,冯示宇在第一志愿里写了自己喜欢的医学院,但是为了尊重父母的意见,他在第二志愿里填报了军事院校。最终,冯示宇没有考上他梦想中的医学院,却被第二志愿的军校录取了。是来年复读还是到军校报到,成为摆在冯示宇面前的一道难题,他权衡再三,不得不做出人生中的一次重要抉择。

  平常抵触当兵,上了院校后,也不是特别喜欢这个职业,也是一个暂时的,不能说是跳板,也是暂时的一个工作环境,将来很快也许就可以脱离这个环境。00172500

  冯示宇抱着把军校当作跳板的心理当了兵,然而,到了部队以后,他却有了新的发现。在军校,一个班集体就是一个整体,战友之间有了困难一起面对,有了荣誉一起欢呼。这种集体的责任感、自豪感让冯示宇感到非常振奋。

  我这个独生子女家庭接触不到,因为在家里面是被照顾的对象,在军校上学的时候,恰恰相反,要相互照顾,这个集体,我们队长说,不能有一个人掉队。

  这样的新鲜感是冯示宇以前所接触不到的,他从心里喜欢上了这个军队大熔炉,军校毕业后,他放弃了最初要留在父母身边的想法,而是决定投身到基层部队。1996年,冯示宇被分配到位于东北一个山沟里的某导弹旅发射营,然而没过多久,他却遭遇了人生的又一次尴尬。

  我们这个(导弹)型号刚刚组建不久,基层指挥官力量比较薄弱,依靠学院对口分下来的还是较少,就需要一些没有学过导弹专业的,或者不是学导弹专业发射控制专业的,需要改行,担当起这个责任。

  冯示宇在学校学习的是通信专业,放弃四年的学习成果,突然面临改行,他的心里一下子不能接受。

  改行不容易,隔行如隔山,最难的是,因为我没有导弹系统的认识,不知其然,更不知其所以然。

  凭着一股钻劲,从小就喜欢冒险的他接受了这个挑战,为了弄懂导弹电路图,冯示宇不是向专家请教,就是一头扎进了图书馆。他把导弹系统原理图贴在宿舍的墙上,悉心揣摩,再结合理论钻研导弹装备,苦练操作指挥技能,不到半年的时间,他本来并不魁梧的身躯变得更加消瘦。正是在这样的挑战中,他渐渐地喜欢上了导弹这个专业。

  每天晚上,那是提着一壶热水,拿着两包方便面,披着一件大衣,捧着一摞资料,一干干一宿。00:50:43:18

  冯示宇始终把改革创新当作自己工作的动力,无论是管理教育,专业授课,技术革新,或者是战法研究,他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和研究成果。

  2004年春节前夕,导弹旅决定在九月份进行一次实弹演习。摆在旅领导面前的难题是,该由哪个发射营来执行这次发射任务呢?

  这个发射任务是在我们旅13年未进行发射,全旅官兵都有一种压力。00:13:46:00

  由于任务艰巨,旅领导首先把目光放在了全旅的全面建设先锋营,也就是冯示宇所在的发射一营。尽管一营的综合水平在全旅居于前列,但对于这样一次难得的任务机会,其他兄弟营也不甘示弱。

  为了顺利执行这次发射任务,也为了公平起见,旅领导最后提出,以比武的方式决定由哪个营来执行此次实弹发射任务。

  旅里拟定的比武方案分为两个部分,一是要求各营通过各项模拟发射考核,二是上报发射方案,最终以考核成绩和上报方案的优劣,来确定执行此次发射任务的单位。面对旅里强硬的对手,冯示宇没有退缩,为了能在这次比武中夺魁,冯示宇带领全营官兵加班加点,对导弹每一个电路都进行了仔细研究。一场争夺发射权的比武在导弹旅的发射营之间展开了。

  他们从专业理论到实践操作技能训练都进行了强化训练,给人的感觉就是要势在必得。00:13:46:00

  在一营官兵们的眼里,冯示宇是一个争强好胜的人,凡事不做则已,要做就要做到最好。工作中冯示宇是一个对自己要求比较严厉的人。当兵十多年,他始终严格用条令条例要求自己,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保持着良好的军人形象。

  你出早操,无论天多冷,再冷的天,只要是值班员吹哨之前,他肯定提前到位,站在自己的指挥位置。00:06:13:00

  我喊冯营长,他就响亮的答了一个到,我以为他是听错了,是不是以为把我当成哪个领导过去了,在叫他。但是后来我发现,他是不管是谁,即使是一个最普通的战士在喊营长的时候他也是答到。00:10:41:00

  冯示宇的表率作用影响并带动了全营官兵,要想知道是不是一营的官兵,从他们整齐划一果敢干练的行动中,就能看得出来。一营也因此成了旅里的标杆。

  为什么发射一营,不论什么时候干什么工作,它的标准,工作的成果都是最好的呢?主要都是因为单位团结,那么怎么促进这个团结呢,就是相互之间的体贴。00:18:11:00

  而这次比武,不仅仅是体能方面的较量,最重要的是考验团队之间的协作精神。指挥员就是一个核心,指挥各个操控手进行操作,其中任何一个人或者环节出现问题,导弹就无法发射。

  整整四个月时间,冯示宇和全营官兵,完成了对导弹装备的全部测试,查询了上百张图纸,对上万个零部件进行了检查。经过旅里的各项考核,冯示宇所在营以优异的成绩夺得了比武的胜利,获得了执行发射任务的机会。

  事实上,要想真正组织实弹发射却并非一件易事。这次实弹发射地点,是距营区几千公里以外的高原发射场,全营几十部车辆要经过长时间行军、火车装载才能到达发射阵地等一系列程序,由于路途遥远,加之路上还会遇到难以预测的情况,冯示宇在心里不断的提醒自己,每一个环节都不能出现差错。

  然而,就在发射一营做出发前最后准备的时候,冯示宇却从朋友处意外得到了一条让他震惊的消息。

  远在老家出生才一个多月的儿子,浑身长满湿疹。满身的红疙瘩,奇痒无比。为了给孩子治病,母亲和妻子带着孩子跑遍了当地的大小医院。

  (哭着说)抽血化验,楼上楼下的跑,挺难的。我们尽量不让冯示宇知道,特别是搞发射的时候,那个东西不能分心的,他一出去有装备、有人员,车出了事情不行,孩子们出事情也不行,所以说他的担子很重,我们不告诉他。00:13:47:00

  得知这个消息,冯示宇陷入了沉默,由于常年工作在外,他很少有时间照顾自己的家庭,这不能不使他的心里有着深深的内疚,而这也正是他当年不愿参军的真正原因。

  冯示宇出生的那年秋天,正赶上他的父亲随部队外出执行任务。从小他就一直跟着母亲生活,由于父亲特殊的工作性质,他与父亲总是聚少离多。每次相聚也十分短暂,而这种妻离子别的家庭氛围,曾使得冯示宇一度不愿参军。

  如果说从走入军营后,他对父亲的不解化为了理解。而此时,他对军人的牺牲和奉献则有了更为深刻的体验。看着照片上妻子和孩子的笑脸,他心里一阵阵酸楚,但是他只能默默地为他们祈祷着。

  应该说两个女同志吧,我妈一个,我妻子一个,在支持着两个男同志的事业,也很难。比我的工作还要更难一些,但是在这个选择来讲,因为我们没办法,我们就无怨无悔地做这些事情,不光我一个,我们那么多人,千千万万个,军人的家属,军人的孩子。00:27:50:15

  2004年8月的一天早上,发射一营的几十辆运输车向数千公里外的高原发射场出发了。

  这是导弹旅一次全员全装执行的发射任务,路途遥远,经过长时间的摩托化行军后,还要进行铁路运输,任务繁重,难度非常大。

  营长冯示宇率领发射一营的车队位于整个车队的最前方,眼看就要进入铁路装载的时候,发射一营的通信装置却突然出现了异常。

  敌人实施了强电磁干扰,发射一营与后续部队失去了指挥通信联络,冯示宇清楚地知道,战争中,指挥官一旦与部队失去联系,将无法传达命令,部队就会因失去联系而被打乱,后果不堪设想。

  有很多无线的干扰,有线又不通,我们怎么沟通,特别是我们固有的信号部队,机动单位为主,那么多台装备出去以后,变成梯队以后,无法沟通,无法传递指示命令,那你不就是一个瞎子。00:44:30:18

  冯示宇当机立断,马上实施备用方案,利用车厢尾部的多组信号指示灯进行通信联络。

  我们就做了四种颜色的四种灯,也对装备进行了小的改造,四种灯,2的四次方,就有十六种传递方式,肯定能把这个信号传得很准确,很便捷,我们白天和晚上都进行了实验00:44:30:18

  通过这些特殊颜色的灯,命令很快地传达到了各个纵队,他们顺利通过了敌人的强电磁干扰区域。

  由于导弹的发射牵扯到从天气预报到末区报靶等近千项工作。发射指挥不能出现一点失误。深夜,在一遍遍检查了发射机器后,冯示宇最后一个走出了指挥车。

  然而,他们没有想到,第二天,就在导弹进入发射倒计时一小时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关系到导弹发射成败的测试设备突然出现死机。

  情况十分紧急,如果故障不能排除,不仅会对弹上仪器造成损害,还会使这次发射任务难以如期进行。停止发射或者延期发射,对于导弹营官兵来说就是没能完成作战任务。

  发射场上的气氛紧张得让人透不过气,官兵们的心也悬了起来,而对于这样的情况,第一次执行实弹发射任务的冯示宇更是没有遇到过。

  当时很着急,我们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从原理分析,对弹测试,实践理论都分析了,就是解决不了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出现在什么地方?00:51:04:02

  垂直状态下,平台是调平的,水平状态下,平台是归零的。这个误差不一样,所以说我们考虑这个问题以后,连规程给出来的都是错的,我们一般很少怀疑这个规程。00:51:04:02

  关键时刻,冯示宇十分沉着地向现场的专家们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在高原上,导弹处于平衡状态时的数据与内地是不一样的。所以按照内地的操作规程输入电脑时,导弹起飞信号全部消失,测试设备出现反常,从而导致导弹电路出现死机,如果导弹要在高原进行发射,需要重新计算导弹发射规程。

  我们提出这个方案,平台出现问题了,状态不同。状态不同,造成了测试值就不同,测试值就不一样。这样我们把导弹再回平下来,在水平状态下再测一下,所有数据完全合格。00:51:04:02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导弹在瞬间穿过了云层,所有在场的人都屏住了呼吸……。导弹准确击中目标,误差合乎导弹性能标准,发射成功!发射一营官兵们付出的汗水,在这一瞬间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从当年的一名通信专业的大学生,到现在的导弹部队优秀发射营长,冯示宇先后荣立二等功两次,三等功两次,被第二炮兵部队评为首届十大利剑尖兵。在从军路上,冯示宇一步一个脚印,取得了可喜的成绩。

  而就在几天前,又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传到了导弹旅,发射一营营长冯示宇被北京奥组委选定为2008年奥运会火炬接力手。

本文链接:http://lexmorris.com/dikongdaodan/2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