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lebo视讯 > 敌进我退 >

四渡赤水

归档日期:06-27       文本归类:敌进我退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四渡赤水之战,是红军长征以来最惊心动魄、最精彩的军事行动。它不仅摆脱了优势军的围追堵截,夺取了战略转移的主动权,而且从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上,完成了党的战略指导思想的根本转变,至今令人赞叹不已。

  更是把四渡赤水之战看作是自己军事生涯中的“得意之笔”。其根本原因:就在于当时面临的局势十分严峻,千回百折,顺利少于困难不知有多少倍,心情是沉郁的。

  土城战役是重新回到红军领导岗位后亲自指挥的第一个战役。由于情报失误,土城战役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但正是由于土城战役的失利,才有了后来的四渡赤水。

  对于此事,美国作家哈里森·索尔兹伯里在《长征——— 前所未闻的故事》一书有过这样的评价:“毛和他的部下意识到他们正在进行一场危险的战斗。敌人并不是不堪一击的黔军,而是驻守宜宾的川军总司令刘湘手下的精锐部队,前线指挥官是外号叫‘熊猫’的郭勋祺。”敌人的兵力总数“至少1万人,而且训练有素,纪律严明,指挥有方。毛因失算使红军遇上了长征中最关键的一次战斗。他得到的情报错得不能再错了。”“旅”和“团”一字之差的情报失误,让痛心疾首、刻骨铭心,但从来都不墨守成规的他迅速从不利战局中寻找有利因素,急令红1军团红2师火速返回增援,以求变被动为主动。

  1月29日,红军在土城、猿猴两地一渡赤水,进入川南古蔺、叙永地区。继而放弃了北渡长江的计划,迅速转向川滇黔三省边境军设防空虚的云南扎西地区集结,跳出了军的包围圈。【详细】

  中中央红军进入川黔滇边界地区后,军纷纷西渡赤水河,进行围追堵截,而黔北地区的兵力空虚。因此,当机立断,为了歼敌,命令中央红军东渡赤水河。据此,中央红军在、周恩来、朱德等指挥下,于2月18日由太平渡、二郎滩等渡口东渡赤水河,即二渡赤水,向黔北进军。当时,为了迷惑敌人,命令红1军团以1个团进入古蔺地区,大造“打过长江去”的舆论,迟滞川军南下。 中央红军二渡赤水河后,出敌不意,声东击西,由西向东,由北向南,横扫1100里,攻占了桐梓和天险娄山关,再占遵义城,歼灭和击溃敌2个师8个团,取得长征以来第一次重大胜利。

  在此期间,获悉红军占领了娄山关,打开了夺取遵义城的大门后,豪情满怀,挥毫写下了著名的《忆秦娥·娄山关》这首词,生动地描绘了红军向娄山关进军的情景,表达了红军指战员争取长征胜利的壮志豪情。 【详细】

  中央红军按照的指示,为寻歼敌军主力,在遵义、鸭溪地区徘徊了好几天。果然,蒋介石又产生了错觉。他判断中央红军主力在遵义、鸭溪地区集中。

  3月15日下午,红军对鲁班场之敌发起总攻。但由于周浑元接受了遵义惨败的教训,命令所属部队缩在碉堡里不接战。因此,认为,在川黔滇边区已经难以达成大量歼敌的目的,唯有再渡赤水河,利用蒋介石最怕中央红军北上与红四方面军会合的心理,把敌军从碉堡里牵到川南去,然后再来一个大的机动。其实,这时已经开始对红军三渡赤水、四渡赤水成竹在胸。他曾对讲:“只要能将滇军调出来就是胜利。”

  3月16日,中央红军按照的指示,由茅台地区西渡赤水河,即三渡赤水,并采取白天渡河的办法,故意虚张声势,佯作北渡长江,迫使敌人重新调整部署,西渡赤水河进行追击,尔后东渡赤水河,迅速南进,跳出军的围追堵截圈子。【详细】

  当军主力纷纷西渡赤水河后,抓住敌人“欲困未成”之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秘密、迅速、坚决地折而向东,于3月21日由二郎滩、太平渡地区东渡赤水河,即四渡赤水,再次进入黔北,寻机南渡乌江。当时,为了迷惑敌人,红军以1个团伪装主力,向古蔺前进,摆出北渡金沙江,与红四方面军会师的姿态。

  四渡赤水之战证明:战争不仅是敌对双方军事实力的较量,而且也是两军最高统帅部在军事指挥能力上的直接较量。红军一反长征初期被动挨打的局面,在攻防、打走、进退、集散等作战行动上,巧妙地运用了声东击西,避实击虚,不断迷惑敌人,打乱了敌人的部署,并使敌人扑朔迷离,疲于奔命,到处扑空,十分被动;而自己则纵横驰骋,走打紧密结合,走得神速,打得主动,创造了中外战争史上的奇观。 【详细】

  国防大学教授秦利在《四渡赤水:中国革命战争史上的重要里程碑》一文中写道:

  讲到遵义会议的历史功绩时曾经说过:遵义会议是一个关键,对中国革命的影响非常之大。毫无疑义,遵义会议后的四渡赤水,也是一个关键,对中国革命的影响非常之大。

  从中国革命的历史进程看,红军长征的胜利,是大革命失败到抗日战争兴起的一个重要历史转折。长征途中的遵义会议,是党的历史上生死攸关的转折点。是党政治上成熟的重要标志。遵义会议后的四渡赤水,是第五次反“围剿”战争和长征初期失利取得胜利的重要转折。从这个意义上说,四渡赤水,是红军长征变被动为主动的新征途,中国革命走向胜利的新起点。【详细】

  党史专家、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石仲泉称:从来反对不顾实际情况的“硬碰硬”,坚持“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既要大踏步前进,也要大踏步后退,调动敌人,机动作战,在运动中消灭敌人;兵不厌诈,声东击西,忽东忽西,出敌不意。“四渡赤水”就是这些战术灵活运用的天才之作。遵义会议上,尽管因其战略战术与《孙子兵法》相同而受到讥讽,但这时的他却还没有诵读《孙子兵法》。然而,《孙子兵法》的“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却为他无师自通。

  对陈毅讲,四渡赤水是他一生的“得意之笔”,就在于他将《孙子兵法》用活了,展现了军事指挥艺术上的天才,可称为《孙子兵法》的现代版,或者说是解读《孙子兵法》的绝妙战例。【详细】

  四渡赤水战役是一场3万对40万人的悬殊较量。根据敌情的变化灵活用兵,促使敌我强弱转化,与红军长征初期,左倾领导者不顾敌情一味死打硬拼形成了鲜明对比,在中国军史上留下了“毛主席用兵真如神”的经典一页。

  四渡赤水中所形成的战胜强敌的秘诀至今还为世界军事界所震撼。近几年,中国军队去美军西点军校参观,该校学者在介绍朝鲜战争的经验教训时,总要反复说一句话:美军不怕中国军队现代化,怕的是中国军队化。美军为什么这样讲?对这句话,人们可以有许多理解,但有一点,也是它的真正关键点,就是有中国的坚强领导和集体智慧,政治工作的特殊优势,人民军队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和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这不是大道理,是真实的战斗力。 【详细】

本文链接:http://lexmorris.com/dijinwotui/1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