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lebo视讯 > 敌进我进 >

毛主席十六字方针是哪十六个字?

归档日期:08-20       文本归类:敌进我进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毛主席提出的游击战“十六字方针”: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

  这十六字诀源于1930年12月25日,红一方面军总前委在江西宁都小布召开苏区军民歼敌誓师大会上,做出的一副对联,其原对联为:

  后来这两句话每句的前十六个字分别成为武装开展游击战和运动战的指导性方针。只是关于运动战的十六个字被演绎为:大踏步前进,大踏步后退,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

  十六字方针是指党和国家在新型的社会主义社会中用于处理各方关系的方针政策,包括“党同各派合作的十六字方针”、“发展党员的十六字方针”、“反腐倡廉十六字方针”三大要点。

  党同各派合作的十六字方针内容: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

  十六字方针是指党和国家在新型的社会主义社会中用于处理各方关系的方针政策,其包括“党同各派合作的十六字方针”、“发展党员的十六字方针”、“反腐倡廉十六字方针”三大要点,每个要点都深刻阐释了其含义及作用。

  “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这十六字方针,是中国同各派合作的基本方针。这个方针是在l956年提出的“长期共存,互相监督”方针的基础上,根据我国阶级关系发生的根本变化,结合社会主义建设新时期的新形势和新任务,加以补充完善而成的。这个方针充分体现了我国新型社会主义政党关系。

  《细则》提出了发展党员的新十六字方针:“控制总量、优化结构、提高质量、发挥作用”,与原来的“坚持标准、保证质量、改善结构、慎重发展”的十六字方针相比,把“保证质量”改为“提高质量”,把“改善结构”改为“优化结构”,这都意味着,根据党领导的伟大事业的发展,对发展党员质量和整个党员队伍结构的优化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

  抗日战争时期,毛主席提出了我党我军敌后抗战的十六字方针:“敌住我扰、敌疲我打、敌进我退、敌退我追。”

  毛主席还亲自撰一副关于运动战的对联: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游击战里操胜算;大步进退,诱敌深入,集中兵力,各个击破,运动战中歼敌人。

  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一文中写道:我们的战争是从一九二七年秋天开始的,当时根本没有经验。南昌起义、广州起义是失败了,秋收起义在湘鄂赣边界地区的红军,也打了几个败仗,转移到湘赣边界的井冈山地区。第二年四月,南昌起义失败后保存的部队,经过湘南也转到了井冈山。然而从一九二八年开始,适应当时情况的带着朴素性质的游击战争基本原则,已经产生出来了,那就是所谓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十六字诀。(《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204页。)

  十六字诀形成于1927年冬和1928年春的游击战中,在会师后的1928年5月得到了广泛宣传。

  “十六字诀”的创立在那里有一个过程。早年投身井冈山革命的老人熊寿祺在回忆中也说:“记得十六字妙诀最初只有四个字,即‘敌进我退’。这是1927年秋初上井冈山时毛委员就提出来的。”当年曾跟随创造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陈正人在回忆井冈山斗争和游击战争的战略战术问题时曾这样说:“在遂川时(即1928年l月)就听到主席提出的游击战争的十六字了,特别到这年的上半年,听得就更具体了。”陈正人还说:“在遂川还听到主席提出的‘分散以发动群众,集中以应付敌人’这一极其重要的原则。”陈正人、熊寿祺的回忆充分说明,红军游击战争战略战术原则的形成,在那里经历了一个历史过程。

  确实,1928年1月,在遂川召集并主持井冈山前委和遂川、万安两县县委联席会议时,在会上就提出了“十六字诀”中的十二字,即:“敌来我走,敌驻我扰,敌退我追”。其具体情形是,在井冈山地区点起“工农武装割据”之火的,闻万安暴动已取得胜利,即从遂川派人送信给万安县委,要万安同志到遂川出席井冈山前委和遂、万两县联席会议。会议于1月20日至22日在遂川县城召开,万安县负责人曾天宇、张世熙等11人前往参加。在会上听取了万安县工作报告,最后对万安县工作作了指示:希望万安同志很好运用“敌来我走,敌驻我扰,敌退我追”十二字诀,准备与反动派作战。

  在井冈山这样特定的环境中,比任何人都更加具备创造红军游击战争基本原则的条件。在学生时代,就曾率领赤手空拳的学生军缴过一支全副武装的北洋溃军的械,智谋胆略过人。在领导秋收起义的过程中,他的杰出军事才能便很快显露出来。当秋收起义部队遭受重大挫折之后,毅然决然地停止执行进军长沙的命令并折兵井冈山。虽然他以前未曾指挥过军事,但他刚毅果决,指挥若定,深孚众望,备受起义军的拥戴。明白,要在四面都是强大而又凶恶的敌人的政治环境中,使新生的弱小的红色革命政权得以生存、发展,就必然要采取一套不同于常规的特殊作战原则。

  当年在对部队进行军事思想教育时曾说:我们既要会打仗,又要会打圈。敌人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我们就要“退兵三舍”。退,敌人不知我们去向,就得重新调查。我们先领他兜几个圈子,等他的弱点暴露出来,就可抓得准,打得狠,打得干净利落,有所缴获。这就像做买卖一样,赚钱就来,蚀本不干。总之,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你来打我叫你打不着,我来打你一定把你吃掉。

  可见,只有井冈山才具备这种主客观条件,使红军游击战争的基本原则应运而生,并迅速发展。时代造成的社会客观环境和主观条件决定红军初创时期游击战争的基本原则,只能在井冈山革命根据地这个游击战争的中心地带形成,只能在这一革命战争的主要领导人的头脑中萌生,并决定其形成、发展是一个由简单到丰富的过程。

本文链接:http://lexmorris.com/dijinwojin/4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