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lebo视讯 > 抵近射击 >

可口可乐中国

归档日期:07-09       文本归类:抵近射击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我们要留给子孙后代一个什么样的世界?这个问题常令我思绪万千,并感到担忧。我们是否可以令塑料瓶和易拉罐从它们本不应出现的海洋和河流中消失?在享受现代包装安全便利的同时,我们是否也能够避免破坏地球,这个我们仅有的家园?我们是否真的可以创造一个没有废弃物的世界,实现所有塑料包装的循环再利用?我相信,我们可以做到。2018年1月19日,可口可乐公司宣布了一项宏大的可持续包装愿景,名为“共创没有废弃物的世界(World Without Waste)”。我们的目标是,到2030年,每使用一个包装,就会努力回收一个同类包装物,以使其得到循环再利用。同时,我们还计划到 2025 年实现包装材料100%可回收,到

  四十。对于一个人来说,可能是人生匆匆的恍如隔梦。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可以是翻天覆地的全新变革。对于可口可乐来说,四十,到底意味着什么?在2018年年底,可口可乐想邀请你一起回望四十,回到我们的1978年。历史上的今天,12月19日,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日子。1978年不仅是改革开放的起点,也是可口可乐与中国的故事开始。四十年来的这些时刻,都值得我们铭记。第一个重返中国的国际品牌1978年12月19日,中美正式建交的第二天,可口可乐宣布重返中国市场,成为改革开放后第一个重返中国的国际品牌。第一批可口可乐1979年1月,由中粮总公司安排香港五丰行的协助下,第一批可口可乐运抵北京和广州,也成为改革开放后最先抵达中国内地的外国消费品。新中国第一家可口可乐装瓶厂几经周折,可口可乐在中国大陆的第一家装瓶厂最终落址北京五里店的中粮下属北京烤鸭厂的一个旧厂房。1981年4月,试运营一周的生产线正式投产,第一批中国大陆灌装的产品源源不断地走下生产线。第一次和中国老百姓共同登上《时代周刊》1984年,美国《时代周刊》刊登封面标题——“中国的新面貌,里根将会看到什么(Chinas

  在这个寒冷的冬季,可口可乐为了感谢陪伴度过又一年的粉丝们,特地换上了“北极熊”全新包装,还上线了“来自可口可乐的熊抱”。可是,怎么才能越过手机屏幕,拥抱萌力值高出整个宇宙的北极熊呢?据上海、天津等地的小伙伴透露,他们通过坚持不懈的“守地待熊”,终于成功“截获”屏幕外的北极熊宝宝,收获了一个真正的大熊抱,体会到了一头扎进北极熊怀里的快乐!北极熊从线上来到线下,不仅是一次大型狂欢活动,更是可口可乐表达爱意、传递温暖的方式,希望通过寒冬中的一个拥抱,为他人带来满满的暖意。来到这个圣诞,可口可乐以#BESANTA为主题,发出“我们的世界需要更多圣诞老人”的倡议,邀请所有人都来践行一次小小的善举,温暖身边有需要的人。为此还推出了相应的全球主题广告。在广告里,男孩深处浓厚的圣诞氛围中却百无聊赖,直到遇到了一位衣衫褴褛的流浪汉。男孩将手中的三明治和可口可乐递给了流浪汉,流浪汉则回之一个圣诞帽。在收到圣诞帽的瞬间,男孩突然体会到了圣诞节的真正含义。他回到家,和母亲紧紧拥抱在一起。在广告的最后,男孩透过窗户,看到流浪汉站在马路对面冲他微笑。一辆卡车经过,流浪汉突然间变成了圣诞老人。原来是圣诞老人送给了男孩那顶圣诞帽,更教会了他怎样去关爱他人。通过这则广告,可口可乐想要告诉你,没有爱的圣诞只是一场空洞的盛宴。圣诞老人的真正含义也不在于礼物本身,而在于他给人们带来的温暖和希望。我们的世界需要更多圣诞老人。而可口可乐,想要为世界带来更多圣诞老人。在这个寒冷的圣诞节,和可口可乐一起,为身边人送去最贴心的善举,传递爱与温暖吧!

  可口可乐史上第一位首席数字官!25%支出将花在数字领域,还解密线上“冲动购买”

  上任两年后,David Godsman对可口可乐首席数字官这一角色有了十分深刻的体会。他是这家全球最大饮料公司在132年历史上任命的第一位首席数字官(Chief Digital Officer)。对外界来说,这一前所未见的新鲜岗位充满了神秘又神奇的色彩。“这个角色对可口可乐公司来说意味着什么呢?”现在,Godsman偶尔也还会问自己这个问题。在加入可口可乐公司之前,这位资深职场人士在代理公司、初创公司和大公司都有过工作经历。在大公司的职业生涯中,他曾从事过三份金融服务工作,他还曾在酒店行业工作了近13年,老东家是现为万豪酒店集团旗下的喜达屋酒店。“我认为,可口可乐首席数字官是一个跨界的横向角色。”小食代留意到,在日前举办的摩根士丹利全球消费者与零售会议上,Godsman这样最新定义自己的岗位。因为在他看来,这一角色在整个组织中是不停移动和切换的。“一天当中,你可能会围绕营销、商业或供应链产品开发进行讨论,甚至你可能要去建立数字化品牌。”Godsman说。总的来说,Godsman的任务,是帮助这家传统上以实体为导向的饮料巨头面向数字化未来重新定位,并考虑如何使用数据和技术,以将其应用于业务的各个方面,使可口可乐能更有效率地达成目标。消费者、客户和公司眼下,这位首席数字官有三大关注重点。首先,是围绕消费者的数字化。“核心在于,我们如何为消费者创造更具相关性和更个性化的体验,无论我们是否使用数字设备,无论是在数字环境还是实体环境。”他说。其次,是围绕客户(指经销商和零售商等)的数字化。“我们在世界各地都建立起了合作关系,我们拥有2700万客户网点,我们一直以来都在不断创建更强大的工具和能力来帮助客户发展业务,最终有助于我们的业务增长。”最后,是围绕公司内部的数字化。“这是关于我们如何运用数据和技术在公司内提高生产力和日常工作效率,以及如何将资源重新部署到其他增长领域的问题,比方说有些工作我们现在可以用自动化来完成。”Godsman解释道。我们不妨来重点听听可口可乐在消费者领域的数字化思路。“可口可乐在这个全新数字时代的广告策略是什么?在数字广告上,哪些方面一定要赢?您如何衡量数字领域的投资回报率?随着时间的推移,它是否会发生变化?”会上,Godsman被问到了一连串的问题。他表示,从较高的层面来说,可口可乐的战略其实非常简单——了解消费者,了解他们的偏好和行为,了解他们选择何种形式与品牌进行互动,然后这些将认知转化为相关性,即向消费者提供与他们高度相关的信息和内容服务,最终做到围绕消费者的平均每天15次的饮用时刻,建立合适的接触机会。“难在执行”“说起来很容易,但做起来很难。”Godsman说,“我们正在执行非常简单的策略。我认为我们的不同之处在于战略的执行,而不是战略本身。”他举例道,在具体做法上,可口可乐会关注目标市场受众的具体元素——“住在这个地址的这个人可能喜欢体育,我们是在向这位受众进行营销,这与我们对他的邻居所做的营销都可能是不同的。”他说,“因此,我们同时运营多个广告系列,在这些广告系列中同时执行多个策略。”可口可乐在中国的执行颇为典型。在满足“千人千面”的需求上,可口可乐今年的世界杯营销就是一个例子。可口可乐对中国消费者进行了画像细分,针对铁杆粉丝、会看赛事的“伪球迷”,以及并不关心世界杯的人,这家公司的营销策略就非常不一样。可口可乐大中华及韩国区市场营销副总裁鲁秀琼告诉小食代,早在今年4月底,可口可乐就开始针对铁杆粉丝做大力神杯的前期宣传,包括推出主题广告和比分瓶。而对于吃瓜群众“伪球迷”,可口可乐是在5月中才开始利用名人效应宣传,在过程当中去鼓励伪球迷们囤货,促进购买。会上,Godsman表示,有目的地收集消费者数据并为他们创造价值,这是所有公司必须做的事情。但最终能够将其实时转化为有效的营销,靠的是背后的艺术和科学——“这就是我们花费绝大部分时间来研究的地方。”数字玩法和转化率在Godsman看来,可口可乐在数字广告上“一定要赢”的地方,是将其传统的营销策略转变成数字世界的玩法。“可口可乐长期以来都是并且仍然是电视广告的大玩家。电视是60秒或30秒的播放,我认为这一套我们在全球范围内都玩得很好。但对于现在爱玩Instagram的青少年来说,给你的时间可能只有两秒。”Godsman认为,这种形式转变也对可口可乐的能力转变提出了要求,这是可口可乐在数字时代一定要打赢的仗。他进一步表示,可口可乐非常关注呈现自身的方式。“我们表达的内容,不仅仅是饮料瓶子上的营养成分,还有我们的品牌和品牌所代表的含义。我们必须尽可能确保把这些有效地翻译成数字化表达。”目前,可口可乐在全球主要的市场平均约有21%至22%的支出花在数字方面。Godsman预测,到今年年底,这一数字可能会达到25%。至于数字广告的投资回报率,则最终要看广告的销售转化率。“广告营销离交易越近,我们能够推断其投资回报率就越高。”Godsman表示,“我们试图最大化这些机会,导向购买。”这也被Godsman形容为“一个重大转变”。这位首席数字官认为,在数字世界,消费者如果想买什么东西,他应该在任何时候都能购买。“所以,我们要打开这扇门,如果人们有兴趣购买12件装或6件装的可口可乐,我们要和客户合作伙伴一起实现这一点。”他说。线上“冲动购买”Godsman表示,说到数字商务(digital

  2018年对于可口可乐来说无疑是充满变革的一年,让我们来一起回顾过去一年中最值得关注的头条大事件吧!

本文链接:http://lexmorris.com/dijinsheji/2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