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lebo视讯 > 地境 >

霹雳人物谱——“黑道大哥”玄宗六弦之首苍

归档日期:08-20       文本归类:地境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霹雳中出了很多道门的先天,几乎是个顶个的风采不凡,令我印象深刻和由衷欣赏的也不在少数,不过如果只给我两个名额来一诉衷肠的话,一个是我本命剑子仙迹,另一个就是玄宗六弦之首苍。

  现实中,老庄是道家代表,而霹雳中的道门也就出了相应的对应人物,剑子诠释的是“高迈凌越、舒畅自适”的庄子风采,而苍诠释的自是“凝神敦朴、谨严审慎”的老子意境。苍所修之道,是老子所强调的“持静、处后、守柔、内收、凝敛、含藏”理念,应对了苍性格上的温和内敛、谨慎稳健。(以上老庄对应内容,出自霹雳会刊的记录)

  不过我喜欢苍完全不是因为以上这段文绉绉的考据【笑】,可以说,一开始的喜欢很肤浅,就是因为颜,苍的偶和造型及至气质都是“大杀器”啊。就像老秦评价的那样“黑道大哥是一个风度翩翩,英俊飘撇的先天高人高高人”,我甚至会说道门如果要办一个只评外貌的“选美大会”,那我都会忍痛割爱我家本命剑子投弦首一票。

  虽说道家几个人气很高的先天都可以用“仙风道骨”来形容,但苍抚着怒沧琴往天波浩渺对着怒海沧浪一坐,角色曲《六弦之首·苍》响起,我就只剩下一个想法了——怎么有人可以这么“仙·风·道·骨”!

  那么有人会问,这么仙风道骨为啥是黑道大哥啊?“黑道大哥”这个称呼虽然是霹雳第一取外号大王秦假仙的“神来之笔”,但这绝对不是随便叫叫的,不然你看当年的“三教流氓”可不是相当贴切【笑】。

  玄宗有没有黑道气质我是不敢说,但是别看苍文戏时一点都不黑道,但他武戏的时候,要论霹雳拂尘谁甩的最凶残那肯定非他莫属(道友们另外还评了“拂尘甩的最霸气的”梵天和“拂尘甩的最潇洒的”剑子)。

  而且苍的武戏还不止是拂尘和剑(关键是剑他还两把,一把自己的白虹剑,一把好友蔺无双所赠的明玥剑,单开还是双开的时候都相当霸气),他还特别爱用怒沧琴打(当然六弦的兵器都是乐器,这也是玄宗武戏的一大特色),琴弦拨的那么狂暴,完全看不出来文戏时的斯文。当然还有苍武戏时爱开玄宗眼花缭乱的各种阵法,这也绝对不是什么华美绚丽中看不中用的花拳绣腿,基本都是正气浩然动不动就能开天辟地的那一挂。

  由此可见,苍基本算是霹雳道门中的全能角色,最常见的兵器他一人两把神兵,剑法如神;最风雅的乐器,他也信手拈来,文戏武戏两不误;最玄奥的阵法,他简直专精,还总是自创;最神棍的预测天机,他又是专长……

  还有什么是苍不会的吗?说起来苍打长生殿虺尊时还开过第三只天眼,在万年牢意识被封神箭折磨的只剩一口气时还能一眼看出别人都看不出的黑羽恨长风就是银鍠朱武(苍的原话:外形不同但命星不变),神州浩劫后还能耗用自己的真元补神柱!——要不要这么完美!

  既然武戏说了这么多,那文戏也提两句吧。别看苍不说话时看上去很先天高人的不好亲近,对待朋友和同修时又基本上都是斯文有礼,总之就是情绪很不外露非常淡定的一个人,但是,他有时候说出的话绝对能让你大跌眼镜、大开眼界以及大惊失色。具体的,道友们自然可在剧中细细品味,这里就举两个很突出的例子:

  车车老本来就爱逗趣又嘴巴不饶人,因此随口调侃弦首说“你姗姗来迟,是姑娘家要打扮吗?”出乎所有人(剧中角色和剧外的道友们)所料,苍毫不尴尬地回了句:“是。”

  不但车车老目瞪口呆,就是当时追剧的我也是倒回去看了好多遍确认后,才反应过来而震惊,不仅仅是苍太好的涵养,更是弦首的这份因时而来的幽默简直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弃总睥睨天下得意地说:“愚昧的苍啊,可知人间唯吾弃天帝,才是永恒不朽。”然后苍拼死站起来很淡定地回上一句,哦,不,是好几句:“关于你的永恒不朽,苍不禁想为你弹上一首凄凉悲曲。就吾预见,唯一继承你血统的人还活着,你就无法临世,永远活在这个空间。真是好个寂寞的永恒不朽啊,哈!”

  这三句字字扎心“空巢老魔”的话,把弃总气得连笑数声后,直接把苍抓回去关进万年牢,而且还放下一点用都没等于直接承认苍所说的狠话“你说吾寂寞,那你就永远留下做吾的奴隶吧”,其实意思就等于“老子说不过你,那就关到你服为止”。

  在这段对话中,苍的台词再一次让我眼前一亮,不但因为苍说出的话的确是基于他能预测天机的事实,更因为清圣的六弦之首居然也会毒舌!而且毒舌起来段位极高,最后那声嘲讽的“哈”简直是拉满了仇恨值啊苍!不过我喜欢哈哈。

  长得好能说又能打当然是文戏武戏百看不厌,设定简直完美不喜欢都说不过去,喜欢一个角色就会想着亲亲近近的多叫几声昵称,比如素还真会叫素素,一页书会叫书大,剑子仙迹自然是剑子,但苍说到底都只有一个字,朋友敌人好人坏人甚至不怎么重要的角色都能叫他一声“苍”,无端就觉得弦首这名取得也太不给亲近的人留余地了啊。

  好吧,排除我这种无聊想法,苍的名字深究起来还是大有文章的。作为玄而又玄的道家,名字本来就是一种玄妙的东西,苍更是如此——“苍”之一字,有无限的可能性与定义。

  就字义来说,苍有天的意思,自然意味着无垠;而从颜色上来说,苍有各种颜色渗入黑色后呈现的意义,这一点,再对照玄宗六弦四奇中其他九个名字里所各自含有某一种颜色,而苍等于是包容了所有颜色的那一个——不得不佩服编剧为六弦之首取名的用心良苦和含义深远。

  道境玄宗,一个只存在历史传说中,曾和刚创世的异度魔界一场轰轰烈烈血战,即使不算旗鼓相当(当年道境玄宗和万圣岩联手都打不赢,只能想办法封印来看,整体实力方面的确是异度魔界更强),但放眼霹雳全局,也绝对能排上实力榜前几的组织里,作为玄宗首席接班人的苍,可以想见他的身份是很高的。

  而且大家都知道,六弦四奇算是平起平坐,道友们开玩笑也爱叫苍和赭杉是大班长、二班长,但赭杉太过温和的性子有目共睹,他完全不适合当一个领导者,只有苍这样面对大局当断则断,必要之时即使要承担良心上的负疚与日后天下的责难也义无反顾的人才行。

  想必大家还记得,当年道魔大战,因为玄宗两个叛徒的行动,导致封印魔界计划泄露功败垂成之时,在玄宗宗主已经死于魔界战神朱武之手,玄宗四奇全部不在的危急时刻,是苍一人力挽狂澜,于千钧一发之际做下决定,牺牲所有玄宗和万圣岩人马,以玄宗总坛代替已经破坏的封印地,当机立断将当时的异度魔界和道佛全部战力一概封印。

  这个决定直接导致玄宗几乎全灭,而万圣岩当时的大半战力也全数交代,这也是后来万圣岩对玄宗求助颇有遗恨的原因。但这个决定却是当时唯一的办法,不这么做的结果也是道佛全灭,而且异度魔界当时以鼎盛战力直接降临苦境,说不定就此已经灭亡四境,也不用等弃总亲自下凡了。

  比起这场基本只存在零星回忆和设定里的惨烈道魔大战,还有一件事,道友们肯定记忆深刻并且痛彻心扉,那就是苍杀朱武。

  苍和朱武的际遇的确只能说是天意弄人,当年道魔大战时,两人是不死不休的死敌,但经过弃天之乱,从万年牢友开始一路到并肩作战生死与共数次的战友,对苍来说,朱武已经是可以以命相托的朋友。

  换了任何时候,苍都不可能答应朱武的自尽要求,甚至还会尽力阻止和挽回,但是,朱武死是当时神州安唯一的出路。又是无退路的选择,又是迫在眉睫的危机(当时弃天帝分分钟都可能夺了朱武的身体再次下凡),留给苍的时间只剩下流下一滴泪那么多,这把剑他不得不挥,这个朋友他不得不杀……

  我不想提霹雳里还有多少这种虐的人心肝脾肺肾都不好的抉择,还有多少做下这种决定让身心行走于无间的角色,我只能说,玄宗的六弦之首肩上所担负的重任从一开始是天下,到最后一刻还是天下。他就算只是苍,也是玄宗六弦四奇所有颜色汇合消失后依然代表着玄宗的那个人——因为他是苍——“玄尘降魔,逆行讨贼,苍一人独行而无怨。”

  天波浩渺,为中毒的赤云染四处奔波终于拿回解药时,看到白雪飘和赤云染惨死的尸体,苍的怒和痛是怒海狂涛的天地变色,但这场无可遏制的情绪失控还是被他自己压制下来。这个血仇要报,但他也不能因此就放下天下的重任,所以面对同修面对责任,苍依然还是那个让人可安心追随和依靠的苍。

  天波浩渺,不老城和长生殿决战后重伤的苍,在得知好友一步莲华被袭灭天来吸收,灵识消散的消息时,一口真气上不来呕血当场。但他还是很快冷静下来,让对方将具体情况告知,来判断好友的生死,并且思量着一步莲华原本的计划,这是苍对挚友的信任,也是彼此互不干涉天命的尊重。

  北越天海,剑子带着受伤的恨长风来到,告知苍,赭杉军惨死,尸体被弃天帝带走的噩耗。已有心理准备的苍,能预测天机的苍,那一刻浑身颤抖,声音都带了哭腔,但他对着即将一抗弃天帝的剑子众人的关心和不忍却强硬地说“吾没事,不用担心吾”,还嘱咐剑子受伤让他调养,让众人凝神准备马上到来的生死大战,直到这种时候,他都是那个以大局为重,个人伤痛强行忽略的苍。

  但是,面对众人关切的目光,苍背过身去,闭上眼那句低到带了颤音的“只是如今玄宗六弦四奇只余吾一人了……”时,在这唯一的一次他在众人面前流露出伤痛的瞬间,我们才知道,苍他的痛,永远不是被压制后就消失了,而是他像所有普通人一样,痛永远不会消失,他根本不能拿它怎么办,只能忍着,只能扛着,仅此而已。

  其实看霹雳这么久了,我当然知道这一路有太多人这么痛只能扛着的苦,但依然还是很心疼曾经万千同修,最后孤身一人的苍。而且苍的责任心太重,天下对他来说就是他的分内事,即使编剧可以人为的让他隐退很多部戏,但对苍本人来说,他和素素一样是最不可能不顾天下永远退隐的人,因为他永远都是那个战场上说出“众人快退至吾身后”的苍。

  弦首,无人能劝你可将这天下放下为自己而活,但是苍,要是这世上还能有什么话能稍微宽慰你心的话,那就是——这条为了天下而战的路上你永远不会是独自一人!“汝道不孤!”

  我知道,六弦之首苍,永远都会是那个临涛抚琴,吟诵诗号“倚筝天波观浩渺,苍音掀涛洗星辰。白虹贯日荡魔寇,明玥当空照古今。”于天波浩渺初见,心系天下,风姿卓越的道境先天。

本文链接:http://lexmorris.com/dijing/432.html